首页 文艺动态 走进文联 《高州文艺》杂志 文艺家推介 文艺广角 文艺法规 文艺园地 讨论区
欢迎访问高州文艺网,今天是:2020年02月21日
当前位置:首页>>戏剧>>正文
[小戏剧本]冼英判牛

发表日期:2011-7-18  信息来源:
【字号:

 

 

冼 英 判 牛(古装小戏曲)

冯国声

                                     

 

人物  冼英——岭南百越俚人青年女首领,后称冼太夫人。

      盘婶——本土俚族中年妇女。

      梁叔——南迁汉人中年男子。

 

     【故事发生在遥远的公元535年,岭南百越聚居的高凉某村。

     【野外。山后藤萝、古树丛生,山前一片空地。

     【幕前曲:清泉九曲流涓涓,

               穿越时空溯从前。

               岭南百越先贤貌,

               趣事随歌逾千年。

     【幕启。幕后右边众人呼喊:梁叔,土人未开化,把她拉到高凉县衙,让冯宝太守判!

     【梁叔把盘婶强拖硬扯上。

     【幕后左边众人呼喊:盘婶!衙门汉人当官;要判,拉他回山寨让大首领洗英判!

     【盘婶将梁叔拉回左边。

梁叔  还我大水牯!还牛!

盘婶  赔我黄牛乸!赔牛!

【在幕后两边“还牛”“赔牛”的呐喊声中,二人拉锯。

     【左边喊:盘婶!外江佬狡猾?打他!打呀!打呀!

盘婶 (随声举起右手,又放下)我同你找阿英!

梁叔  走到天底下我也不怕。

      【左边喊:“盘婶,你到底是怕他,还是舍不得打他?” 你醒神呀!

      【右边喊:“梁叔!我看你当寡佬当懵了,见个婆娘手就软,你可当心啊!”

      【两边:“不怕外江佬,打他!”“不怕南蛮子,打她!”

      【梁叔、盘婶扭打一团,相互被推倒。喘气。

      【冼英急上。

冼英  (唱) 俚人好斗成习性,

              闻报争牛闹不停。

              耕牛就是农家命,

              处理不当动刀兵。

      【内场仍骚乱。

冼英  (向内)看什么热闹!唯恐天下没大乱吗?有胆的,站出来!(内场静)统统回去下田!(众人离去声。冼英对二人)想不到,你们两个干了起来了。(把二人扶起)说!什么事?(二人低头,沉默。)说呀!梁叔,你先说。

梁叔  她暗地把我的大水牯拉去藏起来,不还我。

冼英  盘婶,你为什么拉他的牛?

盘婶  他做初一,我就做十五!你问这个死佬。

梁叔  你拉了牛还倒打一耙,真是个泼妇!

盘婶  哎呀,你敢骂我泼妇?你是什么东西,姑奶奶就一刀捅死你这个野佬!阿英,你是大首领,你要为我作主啊。

冼英  他怎么你了?说。

盘婶  他……他……他欺侮我。(抹泪)

冼英  他怎么欺侮你呢?

盘婶  我……我不知怎么说。

冼英  怎么说都无所谓,只要把来龙去脉说清楚就是了。

盘婶  我……我……,他………(羞)我说不出口呢。

冼英  有什么说不出口?

盘婶  ……畜牲……畜牲……这种事,我真说不出口啊。(哭)

冼英  有什么说不出口的?(把婶拉过一边)这里没外人,对我说!

盘婶  他……他,霸王硬开弓……

冼英  嗨!怎么硬法?

盘婶(语无伦次)他……这个畜牲……硬要……怎么你还不明白。

冼英  他硬要什么?

盘婶  他畜牲……强……就是强……(跺脚)嗨!公仔都画出肠了,你怎么老不明白。(哭着蹲了下来)

冼英  她有什么难于启齿呢?他是畜牲、硬开弓……强……强……莫非寡佬梁叔见个寡妇忍不住了?开硬弓?(把盘婶扶起)是不是强奸?

盘婶 (点头抹泪)……

冼英  真的是强奸?

盘婶 (又是点头)……

冼英  盘婶,饭可以任吃,这种话不能乱冤枉人呀。你老实回答我,事情是不是因为强奸,你就拉他的牛,报复他。

盘婶  (还是点头)是……

冼英  (怒)这还了得!

      (唱)奸淫虏掠败乡风,

            梁叔按例浸猪笼!(一锤)

浸。浸?……

            浸他,又怕南下汉人心浮动,

            不浸,又怕百越乡规不能容。

            想梁叔,日子维艰勤耕种,

            人老实,有技术,落户南国有三冬。

            只恨我这个头人对他关怀少,

            忽略了寡汉有待牵线娶芙蓉。

            如今大错铸成必犯众,

            冼英我,怎忍狠手处理这案一宗。

       梁叔,你做出这伤风败俗的事,教我好为难啊!

梁叔 (惊呀)我做出了什么?她抢我牛,我要索回,这也伤了你俚人的风,败了百越的俗?!

冼英  还口硬?!(大声)你为什么强奸?

梁叔 (大惊)这种话你也说得出!

     (唱)我行得正来站得正,

            十乡八里可证明。

            这种委屈我受不了,

            你不公开认错,我目不瞑。

盘婶 (急)错了错了,我说……大首领!错了。

冼英  错了?

盘婶  错了。

冼英  啊?你又错了?一个鳏夫一个寡妇,莫非两人相好,是和……

盘婶  呸!呸!呸!说到哪里去了。

(唱)我们都是正经人,

循规蹈矩不染尘。

是他的水牯起了性,

强迫我牛来结亲。

公要强奸不肯,

           被赶落悬崖丧了身。                                          冼英 (恍然大悟,松了一口气)啊!原来是他的牛牯想强奸你牛乸。

       牛乸不从,被赶落悬崖跌死了。你没说清楚,险些引起天大的误会。                                                                                                                                                                                                                                                                                                                                                                                                 

盘婶  我都说是畜牲强奸嘛。就因为他牛牯“强”我牛乸,才使我牛乸跌死,我要他赔!

梁叔  畜牲不知天性,你拉了我牛,春耕怎么办?

盘婶  我牛没了,夏种怎么办?反正你是元凶。

冼英  现在反正死了一条牛,牛死不能翻生。盘婶,你也为他想想,该怎么办?

盘婶  我也不会做绝。牛是我的,耕完了我的田,借给他是可以的。

梁叔  不行。明明是我的牛,怎么变成了你的呢?     我也可借给你。

冼英  各人养一个月行不行?

盘婶  那我养三、六、十月,其余统统让给他。

梁叔  三、六、十月是农忙,我的田都生草了。

冼英  这真是个烫手的山芋,怎么办?……(想)哈哈!办法有了。(对二人神秘地)同养、同驶,你们搬到一起,行不行?

二人  这……(旁唱)

冼英说话合我心,

           梦中常会这个人。

不行啊!

           回想刚才双方族人来对阵,

           难免日后引火自烧身。

      大首领,不行啊!

冼英  为什么不行?你嫌他什么?

盘婶  (故意)嫌……嫌他的多着啦。

冼英  说实际点。

盘婶  他呀——

(唱)八月芥菜不生胆,

           菠菜蔫苗虫咬根。

           只要看他窝囊样,

           我受不了生恶心。

梁叔  你也好不了多少。

      (唱)似个麻雀嘴喳喳,

            又似黑毛老乌鸦。

            见到你样我害怕,

            要娶娶个绿豆芽。

冼英  这么说,你们真的都不同意?

二人  我们都……都不敢——同意。

冼英  不敢同意?是不是话里有话呢?

      (唱)素知他俩常亲近,

            难猜所言假与真。

            待我抬出一箩炭,

            鼓风扇火试真金。

        好了,既然两人互不相容,那你们听判:梁叔你养牛不管牛,酿成命案,责无旁贷!牛无知,你有责看好,罪在你脚懒,今决定拉回大地堂,打断脚骨,以示惩戒!

     【二人大惊。梁叔脚一软,跌坐。

盘婶  不行啊!打断了脚骨以后怎过日子。大首领,盘婶求你了。(跪)

      唱)念他背井离乡多苦困,

            念他带来良种送乡亲。

            念他帮我盖房治禽病,

            念他助人从未收分文。

            念他勤劳厚道人本份。

            望你切莫错判这一大好人。

冼英  (偷笑)啊?刚才不是说他窝囊讨厌他,还打了起来,而今却替他求情了?

盘婶:嘻嘻,我是舍不得一头牛,说过了头。

冼英  好嘛,既然盘婶求情,说的也是实情,就放你一马。而今,轮到你了,(大声)盘婶听判:你的牛乸跌死,并非人为,纯属意外。你趁人不备,牵牛藏起,不还人家,是不是偷?

盘婶  这……

冼英  按乡规民约,小偷鞭打游村半日,大偷棒打三十剃头游村三天。你不是偷鸡偷鸭,而是偷牛。念你孤儿寡妇身体单薄,就不打了。就罚你剃头游街示众三天吧。

梁叔  (大惊)不行啊,不行啊!一个妇道人家剃了头示众又游街三天,以后怎么见人?(跪)大首领啊——

       (唱)时逢战乱走南疆,

             途中不幸遇强梁。

             贫病交加晕路上,

             幸逢盘婶好心肠。

             救我生还送汤药,

             才得落脚在高凉。

             这次纠纷由我起,

             要罚她,我愿代她来承当。

冼英  哈!哈!果然一个有情,一个有义。如此说来,盘婶的罪也可免。

二人  谢过大头领。

冼英  慢谢,牛还未判呢。两位听判:

      (唱)死牛用来作晚宴,

            生牛同耕两人田。

梁叔  两家不同田,行不通。

盘婶  两家吃不了一头牛 ,行不通。              

冼英  行得通!

(唱)两家合成一家住,

       两位拜堂结良缘。

            跌死母牛作酒菜,

            四方宾客同来祝贺喜欢天。(二人听了暗喜)

            水牯同为一家用,

            同养同驶一家田。

      这样处理,你们满意了吗?

梁叔  嘻嘻,嘻嘻!你问她。

盘婶 (突然)我有意见。

冼英  啊?你都亲口说了他是个大好人,还能有意见?

盘婶  唉!谁叫他是汉人?

冼英  汉人怎么样?

盘婶  族人对立,外族通婚,乡亲不容啊。

冼英  岂有此理!

      (唱)华夏本是一家人,

            落脚岭南就该一家亲。

            他们带来礼仪和文化,

            他们带来文明风尚新。

            开启民智驱愚蠢,

            理当成为百越的上宾。

盘婶 (唱)所说的道理我承认,

            谁敢作这带头人?

梁叔 (接唱)谁敢作这带头人!(二人摇头叹息)

冼英  带头人嘛——(从袋掏出一红纸)你来看——

      (唱)冯太守托人来提亲,

            我冼英已同太守定订婚盟。

            这张婚书可作证,

            不同种族就成婚。

            为的是安定和谐国一统。

            我们先作这带头人。(二人鼓掌叫好)

       你们还有什么顾虑?(把二人的手牵到一起)

      【二人腼腆点头,又偷看对方。

      【后台骚动,鼓掌叫好。

冼英 (向后台)刚才叫你们走,怎么又聚上来了。 好!我当众宣布:梁叔、盘婶再结连理,我做证婚人。争牛问题,一头同驶,一头杀来庆贺,今晚不论汉人、俚人,一同请来喝喜酒!

      【内场唢呐锣鼓掌声齐鸣,一片叫好之声……

      【幕在歌声中徐闭。

        幕后歌声: 绚丽晚霞如织锦,

                   岭南百越气象新。

                   冼英判牛成佳话,

                   不愧巾帼英雄第一人。

——剧终

                                                                                 

     (本剧获2010年度广东省群众文艺作品评选二等奖)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地址: 高州市委大院市文联 邮编: 525200 电话: 0668-6664857
电子邮箱:gaozhouwenlian@sina.com 技术支持:Go!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