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动态 走进文联 《高州文艺》杂志 文艺家推介 文艺广角 文艺法规 文艺园地 讨论区
欢迎访问高州文艺网,今天是:2021年11月28日
当前位置:首页>>民间艺术>>正文
高州民间谚语

发表日期:2011-12-5  信息来源:《高州县志》
【字号:

 

高 州 民 间 谚 语

 

(一)谚语选录

 

时政类

愿作丧家狗,莫作亡国奴。

游子客异乡,祖国是亲娘。

树高千丈,落叶归根。

猫鼠不同床,虎鹿不同行。

宁犯天条,不犯众憎。

 

勤学类

读书不认真,好似梦里拾黄金。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

无做贼,心不惊;无食鱼,口唔腥。

忍气成财,暴燥成灾。

人争一口气,树争一层皮。

物要防烘,人要防懒。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发言悔读书迟。

补漏趁天晴,读书趁年轻。

 

修养类

虎瘦雄心在,人穷志不穷。

人心坚,不怕天。

做戏要曲,做人要直。

身正不怕影斜。

行得正,企得正,怕雷公在头顶。

一日练,十日功,十日不练百日空。

不懂装懂,永世饭桶。

好夫不打妻,好狗不咬鸡。

妻贤夫祸少,子孝父心欢。

磨刀不误砍柴时。

好言三冬暖,恶语六月寒。

好唔好,问过三个老。

 

生活类

家有一老,胜似活宝。

一代好媳妇,二代好儿孙。

细水长流,吃穿不愁。

不怕穷,只怕天天睡到日头红。

苗好一半谷,妻好一半福。

禾怕寒露风,人怕老来穷。

蛇有蛇路,鳖有鳖路,蛤无路跳三步。

木怕枯枝,人怕失时。

精人养老狗,笨人养老牛。

树老半心空,人老百事通。

树有根怕倒;人有理怕告。

人无理讲恶话,牛无力拉横耙;

田螺无知自己扭,木虱无知自己臭。

细时偷针,大了偷金。

宁和好佬同死,勿共丑佬同行。

有样学样,无样学世上。

人有百艺好护身。

打蛇打死,三年咬大

不近死牛边,不欠死牛钱。

打死棍头,浸死水手。

山中无老虎,马骝当大王。

大水推沙粗在后,风柜风谷秕在先。

 

劝教类

出门弯弯腰,回家有柴烧。

学习加好问,无怕头脑笨。

养仔怕吹赌,养猪怕肚。

话怕失真,人怕失信。

种田无养猪,好比秀才不读书。

多生仔未必好,多教仔少心操。

诈骗人钱财,倒运跟着来。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有尺莫量人短,有口要道人长。

教子从小起,治家勤俭起。

十家赌博九家空。

为老不尊,带坏子孙。

家有千金,不如日造一文。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屋厅交椅轮流坐,媳妇切莫治家婆。

好事不出门,丑话过三村。

未到六十六,莫笑人家腰背曲。

人直多人合,路直多人行。

早起三朝当一日,早起三年当一春。

心专才绣得花,心静才得麻。

 

社交类

朋友千个少,冤家半个多。

要人敬己,必先敬人。

人怕输理,狗怕夹尾。

树直用处大,人直朋友多。

狗肉朋友,难得长久。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

有肉当面切,有话当面说。

不喝过量酒,不讲过头话。

 

生产类

种田勤换种,胜过担粪桶。

禾好三件宝:一灰二粪三整草。

夏踩一次青,秋收多几成。

早禾望头驳,晚造追尾落。

春雨贵如油,夏雨满地流。

插田耙好田,耙时水过面。

修渠如修仓,积水如积粮。

上学要书,耕田要猪。

做官要印,种田要粪。

犁田过冬,胜过担粪壅。

一造早,造造早。

早一朝,青一苗。

人误地一时,一年挨肚饥。

九月种一兜,胜过十月种一丘(指农历赶种冬薯而言)。

迟禾谷,迟鸭肉。

雨水前后,种瓜种豆。

惊蛰不湿谷,大暑禾熟。

芒种不播种,夏至水流秧。

禾标葱,谷仓空;禾标茅,眼泪流。

早禾怕老秧,晚禾怕失浆。

 

保健类

一夜不宿,十夜补足。

早睡早起,能活老年纪。

饱不剃头,饥不沐浴。

常饮茶,少烂牙。

十日不吃青,肚里不安宁。

量力挑担,量肚食饭。

挖肉成疮,挖窝成塘。

落水怕天靓,病人怕肚胀。

莫饮过量酒,莫讲过头话。

积怨成病,忍气成财。

少食多滋味,大食坏肚皮。

病从口入,祸从口出。

(二)歇后语选录

 

西岸腊鸭——死撑。

盲佬食云吞——心中有数。

麻篮装狗虱——这头入那头出。

城隍庙石马——草冇食,屎冇屙。

落水披茅衣——越来越重。

狗担裹粽——冇识解。

单眼佬睇猪笼——一眼望穿。

滑头担湿——两头甩。

湿水炮仗——死引(瘾)。

道公佬跌落粪坑——冇符使(没有办法)。

芋头煲糖——心淡。

湿水棉花——冇得弹。

里麻佬诵经——无事搵事理事(毛氏)(罗氏)(李氏)

盲眼佬戴眼镜——多此一层。

木火筒吹火——冇通气。

盲眼佬睇戏——听声。

护士打针——直入直出。

黄连树上挂猪胆——苦上加苦。

黄蜂叮牛角——冇痛冇痒。

一头雾水——冇知天地。

冇毛鸡打跤——啖啖到肉。

三只手指夹田螺——十拿九稳。

烧水 牛——揾工做。

箩索穿针——冇过眼(箩索即粗麻绳)。

床地底破柴——撞板。

十月芥菜——有心。

大虫借猪狗借骨——有借无还(虫:老虎)。

火烧桅杆——长炭(长叹)。

火烧竹叶——无炭(无叹)。

火烧茅寮——大着。

电灯胆——唔通气。

城隍庙判官——鬼都怕。

老鼠跌落风箱——两头受气。

虾公落锅—— 一下熟。

西岸黄牙白——手卷。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地址: 高州市委大院市文联 邮编: 525200 电话: 0668-6664857
电子邮箱:gaozhouwenlian@sina.com 技术支持:Go!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