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动态 走进文联 《高州文艺》杂志 文艺家推介 文艺广角 文艺法规 文艺园地 讨论区
欢迎访问高州文艺网,今天是:2020年07月06日
当前位置:首页>>《高州文艺》复刊第36期>>正文
【闲章散韵】冬日去看狗尾草

发表日期:2020/1/10  信息来源:
【字号:

冬日去看狗尾草

谢水英

 

    听说小镇上的狗尾草正长得欢。    

    中秋过后,诗群里有人提议,我们去看狗尾草吧!

    忙于俗务,一直没去成,到了立冬,我又说,去看狗尾草吧!身边有人笑了,狗尾草有什么好看的!

    的确,在我们的粤西小镇里,狗尾草有的是。

    记得在山坡田埂上撒野的童年,能吸引我的也不是狗尾草。

    犹记那时,村子里有很多的苦楝树,春天一来,苦楝花就开了,花瓣儿白,花蕊儿紫,娇小清新,香而不腻,我最喜执一束在手。除此之外,山坡上的绣球花,树上的鸟儿,溪里的菩萨鱼已让我忙不过来。

    而狗尾草,只是我行走山间,随手摘来把玩,又随手扔掉的野草罢了。犹记得,我会把它放在手心捋一捋,摸一摸,那种感觉,就好像捧着一只刚出生,被母鸡孵干了毛的小鸡,被它嫩黄的小嘴轻啄手儿,又酥又痒。

    朋友见我迟迟未动身,便给我发了一张狗尾草的图片。只见那狗尾草在阳光下浩荡生长,随风摇曳,老黄牛惬意地徜徉其间。这的确令我有些震撼。

    室生犀星在随笔集《造园的人》里写道:“失去主人的草木,虽说依旧在和暖的阳光中开花,却现出一种萧森落寞的景象。”

    陆游曾有词云:“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寂寞开无主”的凄清真的愁煞了断肠人。

    萧红似乎不愿意浓墨重彩地去渲染“寂寞开无主”的忧伤,她用诗化的语言写着:“黄瓜愿意开一个黄花,就开一个黄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 若都不愿意, 就是一个黄瓜都不结, 一朵花也不开, 也没有人问它。玉米愿意长多高,就长多高,它愿意长上天去,也没有人管。 蝴蝶随意地飞,一会儿从墙头上飞来一对黄蝴蝶, 一会儿又从墙头上飞走了一个白蝴蝶,它们都是从谁家来的, 又飞到谁家去?太阳也不知道这个。只是天空蓝悠悠的, 又高又远。玩累了,就在房子底下找个阴凉的地方睡着了。不用枕头,不用席子, 草帽遮在脸上就睡了。”萧红笔下极致的任性和自由让人向往,却又透着无人过问的淡淡忧伤,如同她的人生,寂寞地开了,又落寞地谢了。

    狗尾草自然是没有主人的,也少有人问津。但它却似乎摆出了一种姿态告诉人们,就算无人问津,也不愿意落寞忧伤,只愿意这样任性长着,疯长着,就这样长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就这样在阳光下繁衍,在风雨中摇曳,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那种笃定的浩荡生长,让我觉得每一种生物都会有自己坚定的生存信仰。

这几年,在大小城市,在花园里,见到的奇花异草甚多,被修剪雕琢得千姿百态,这就像是人们口中常说出的“谢谢,对不起,您好。”一样公式化,缺乏温度,礼貌周全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所以认识的,没有留下什么特别印象;叫不出名字的,也渐渐忘了它们的模样。

    前年的夏天,我和朋友说走就走,去了一趟苏杭。苏杭美景美不胜收。但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却是西溪湿地里的几株狗尾草,青翠欲滴,生气盎然。朋友也喜欢得不得了,给狗尾草拍的照,用来做微信的头像,好久也没见她换掉。

    日子一天一天地走向隆冬,我还是没去看成冬日的狗尾草。想到狗尾草,仿佛感觉故乡的溪水又流到了脚丫边,田里的番薯花又开出了喇叭的模样,我捋着一株狗尾草,眯着眼睛,看着阳光,感觉手心的酥暖。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地址: 高州市委大院市文联 邮编: 525200 电话: 0668-6664857
电子邮箱:gaozhouwenlian@sina.com 技术支持:Go!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