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动态 走进文联 《高州文艺》杂志 文艺家推介 文艺广角 文艺法规 文艺园地 讨论区
欢迎访问高州文艺网,今天是:2020年07月06日
当前位置:首页>>《高州文艺》复刊第36期>>正文
【闲章散韵】机会与选择

发表日期:2020/1/10  信息来源:
【字号:

机会与选择

陈俊秀

 

    人只有一次生存的机会,谁都无法为自己选择从合子开始的生。这是自然规律,是生命的特有定义。因此,任何一个心态健康的人都应十分珍惜这独一无二的生存机会,而不应选择对生的终止,那些崇高的殉义行为则另当别论。

    一个人的经历即使很正常,但其获得知识、财产、名声等身外之物的机会也是有限的,对这有限机会的选择余地也是非常狭小的,而对于那些人生经历不正常的人来说,机会和选择就更少了。比如说,十年“文革”,剥夺了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后期至六十年代初出生的青年学生正常参加高考的机会,虽然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给这十二届高中毕业生提供了非常难得的升学机会,但其时多数符合条件的人都报名应考,录取率仅是几十分之一,可想而知能实现理想选择的人是多么有限的啊!

    人生的机会往往带有偶然性。偶然的机会和偶然的选择又往往会影响人的一生。或许这偶然的背后也潜藏着未知的必然。我高中毕业之后,在家乡小学当上民办教师,按时任校领导的评价,我的岗上状态绝对是上乘的。但当时小学下放给大队办,由贫下中农管理。由于我家庭出身是中农,况且我的长兄已是学校的民办教师,为了照顾贫下中农家庭的青年及照顾平衡,未满一年时间管委会就强迫我从学校“下岗”,另安排我当仅领工分没有补贴的大队总辅导员(后兼任大队广播员)。一气之下,我便关起门来写诗,在从学校“下岗”的那个月份,未满二十岁的我便把名字贴到一些报刊上。这实属无奈中逼出的偶然选择。后又在百无聊赖中度过了三年多时间。一九七六年夏,我的家乡——高州沙田公社来了一名非常年轻的书记,他与我素未谋面,但到任没几天便下乡征求本人意见,在我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给了我到公社办公室工作的机会。在我家乡,至今仍有人谈论我当年那个偶然的知遇。一九七八年春我上了大学。入学的第二天,学校团委管老师(后在省招生办任要职)到学生宿舍找我,安排我帮即将召开的学校团代会起草给全校青年学生的公开信。这个偶然的机会使我后来成为学校团委宣传委员,并成为校园里最活跃的撰稿人之一。一个非文科专业大学生藉此进一步夯实了写作基础。

    客观规律告诉我们,历史永恒的东西是差异和变化运动。不同的人面对相同的机会可以选择相同的目标,但随着事物的发展变化,最后出现的结果只有相似甚至相异,出现完全相同结果的几率趋于零。因为人生的机会与选择及其演变过程,既受先天因素影响,也受后天因素影响,既有主观意识的作用,也有客观环境的作用,因而就产生了差异。对不同的人来说,机会的均等是相对的、有条件的,而不均等则是绝对的、无条件的。虽然大家都生活在一个追求公平公正、致力于缩小差别的社会,但一个山区普通农家的健康孩子与一个城市普通家庭的健康孩子相比,二者成才的机会是不均等的,前者要实现和后者相似的理想选择,必须付出数倍甚至数十倍于后者的努力,那些贫困的农家孩子就更不用说了;优质国企的职工与破产国企的职工相比,前者就业充分、平稳,而后者则被推向市场,要在激烈的竞争中面对再就业或下岗的选择,应该说,这也是一种机会的不均等。

    成功人生的诀窍是经营好自己的长处。或许自己的长处不一定高雅入流、令人羡慕,甚至是微不足道、无人注意的,但可能这就是改变命运的不菲财富。经营自己的长处能使人生增值,经营自己的短处会使人生贬值,而能使人生增值的选择是明智的选择。每一个人都应努力寻找适合于经营自己长处的机会,但要找到这个机会并非易事。有一首古老的民谣说:“提一灯,暗夜行;勿忧夜暗,惟赖一灯。”寻找经营自己长处的机会就像在暗夜中行路,须有一套属于自己的积极的人生理念——一盏智慧的灯来作为暗夜行路的指引。这盏智慧的灯,就像唤醒迷茫的呼叫,就像化解痛苦的炭火,就像鼓励勤勉的征帆,就像催人奋发的号角。有了这盏智慧的灯,勿忧找不到经营自己长处的机会。因此,人们应该用智慧去审察自身和环境,进行不懈的寻觅,在人生坐标上给自己准确定位,用实践去诠释人生的诀窍,而无须埋怨机会的有限和不均等,因为埋怨只是一种宣泄,一种寻找心理平衡的消极方式,它不可能扩大选择的空间和创造机会均等的奇迹。

    一天天的累积成为月,一月月的累积成为年,一年年的累积成为一生。如果一个人能找到一个机会,选择了适合经营自己长处的路子,并始终如一地贯之于行动,使自己的每一天都有所增值,即使起步时这种增值尚属微小,但也能经营出有声有色、无愧无悔的人生。可以想象,生活在我们这个社会的每一个人,都能用自己的长处创造自己的每一天,并且用这些长处热心帮助他人和服务社会,总会有一天,人人都可以为过上好日子获得比较均等的机会和比较充分的选择余地。

 

 

作者简介:

    陈俊秀,笔名劲华、俊俊,斋号广之阁,别号青坪居士。高州市沙田镇人。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主任编辑(高级职称),茂名日报原副总编辑。在各个层级的书报刊发表作品超过五百篇,由出版社出版著作两部。未满弱冠之年便开始创作,处女作见于《高州文艺》197210月号的组诗《银河的早晨》。2018年,《回到乡园》(诗五首)荣获广东省老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一等奖(最高奖)。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地址: 高州市委大院市文联 邮编: 525200 电话: 0668-6664857
电子邮箱:gaozhouwenlian@sina.com 技术支持:Go!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