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动态 走进文联 《高州文艺》杂志 文艺家推介 文艺广角 文艺法规 文艺园地 讨论区
欢迎访问高州文艺网,今天是:2020年07月06日
当前位置:首页>>《高州文艺》复刊第36期>>正文
【小说·故事】陪伴

发表日期:2020/1/10  信息来源:
【字号:

   

 

钟日娟

 

 

    “什么?你要在老家建房子?”猛然间听到这消息,罗涛万分惊讶,声音陡然提高。

    “是的,想建一栋三层半的房子。”电话那头,罗建的声音平稳有力。

    “爸,我们不是在县城有一栋五层高的楼房吗?干嘛还要回老家建房子?现在材料工钱贵着呢,建一栋房子可要不少钱哪!”罗涛深呼吸几下,尽量压住莫名的烦躁。

    “所以,我想和你商量下,资金若不够,我计划把城里这栋房子卖掉。”

    “老爸,你想卖掉城里的房子?”罗涛的声音再提高几十分贝。

“是的,这事我考虑了很久。再说,你们以后都在大城市发展,这栋房子作用不大。”罗建的声音铿锵有力。

    “话是这么说,但你卖掉了房子,那夏岚姐弟俩以后在哪上学?你不为你的孙儿考虑下?”罗涛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以前,虽然对父亲有诸多不满,但一直忍着。可现在,涉及到自己孩子的前途,实在是忍无可忍。

    “呵呵,他们是我的孙儿,可更是你的孩子,你又为他们考虑过吗?”罗建针锋相对。

    “我……我也想接他们到身边来,可是,你不是不知道,大城市的房价那么高,消费又那么高,我……暂时养不起他们。”罗涛自知理亏,声音一下子弱下来。

    “既然如此,那一切听从我的安排。”罗建不由分说,挂掉电话。

愤怒涌起,罗涛狠狠地将手机摔在床上。江婷刚好下班回来,见到丈夫如此大动肝火,连忙问怎么回事。罗涛拿起水杯,大口大口地喝着。渐渐,脸色恢复平静,才将此事告诉江婷。

    “你爸,是不是疯了?”江婷也愤怒了,“一意孤行,从不考虑家人!没见过这么自私的老人!”

    “可他若真的卖掉城里的房子,孩子们怎么办?”

    “他若敢真的不理我们的孩子,我们就离婚!”江婷气呼呼地说。

    罗涛如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走出狭窄的出租屋。

    街上,霓虹灯闪烁,人来人往。抬头仰望天空,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罗涛突然很怀念老家那湛蓝湛蓝的天空,还有密密麻麻闪烁着的星星。闷热的夏天,他们姐弟在院子里的龙眼树下玩耍,奶奶则半躺在竹床上,半眯着眼,轻轻地摇着大葵扇。妈妈则在屋里忙这样那样。有时,她会捧出一只大西瓜;有时,她又会捧出一碗碗绿豆糖……那时,虽然缺少父亲的陪伴,但日子过得非常快乐与幸福。

    后来,父亲在城里买了一栋房子,全家由农村搬到小县城。期间,奶奶因病去世,大姐高中毕业后,到外地读大学然后参加工作。偌大的房子,只有他和妈妈。爸爸呢,总是说忙,一年难得回几次。看着冷冷清清的房子,心里堵得慌。

    再后来,他交上了许多猪朋狗友,整天不是泡网吧就是到处惹是生非。学校多次请家长,甚至要开除他。这时,父亲回来了。父亲结束了外面所有的生意,天天在家监督他学习。父亲把县城这栋房子一至四楼出租,他们一家只住在五楼。他从不问家里的收入,但他知道,父亲做生意赚了不少钱,每月的房租,也足够家庭的开支。期间,他们父子冲突无数。最终,在父亲的严厉管教之下,他的人生再次步入正轨,第一年高考只上专科线,复读一年,终于考上本科。罗涛摇摇头,苦笑着,父亲,总是认为自己永远是正确的。他步履沉重,不知不觉走进文化广场。这里,音乐震天,不少大妈扭动腰肢跳广场舞,那边,一群老大爷在慢悠悠地打太极拳。还有一群小孩子,在父母的陪伴下,欢快地溜冰。

    假如,夏岚姐弟在这,也会溜冰吧!一股莫名的悲伤,涌上心头。他想起小时候,看着伙伴们兴高采烈地骑着自行车满村子转,而他,只能孤独地看着他们。他记得爸爸答应过他,下次回来一定买自行车给他。可是,爸爸好久没有回家。在漫长的等待中,心中的恨意,也一天天地增长。以致,后来父亲终于回来了,也给他带回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可他,已经没有骑车的欲望了。

 

 

    大约过了十余天,罗涛接到大姐罗雨的电话,说明天回老家,爸爸要拆掉老瓦房建新房子,看看老家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拾的,问他要不要回去。心就像被一根尖锐的针扎进去,瞬间疼得难以呼吸。良久,他才说,看看能否请到假。

    罗涛千里迢迢地赶回老家。回来之前,他曾和江婷商量,希望她一起回老家。但江婷非常生气,说明知我们想买房子,爸爸有钱却不愿支持我们一下,我回去干嘛?罗涛觉得妻子说得有道理,但他太清楚他的父亲了,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女儿夏岚,儿子夏朗见到他,远远跑过来,伸出手要他抱。他一手抱起一个,在他们脸上猛亲。姐弟俩咯咯笑着,说爸爸的胡子好扎人……

    罗建坐在龙眼树下,一言不发,默默地看着他们。罗涛不经意一撇,恰好对上父亲的目光,那是盛满慈爱的目光。罗涛不禁一怔,连忙躲开。他怀疑自己看错了,再扭头一看,父亲却目眺远方。远方,那是绿油油的稻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稻香。天蓝如洗,朵朵白云将天空衬托得更纯净与碧蓝。多久没看过这样的蓝天了,罗涛忽然有点恍惚。

    “弟弟,你回到了?赶紧进来帮忙收拾东西吧。”大姐罗雨站在家门口,叫唤着。罗涛放下孩子,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屋子里。里面有点昏暗,罗涛站住打量一会儿,才发现母亲蹲在大厅的一角,她面前是一担大箩筐,她一股脑儿地把一些书本放进箩筐里。

    “妈妈,这些都是老书,没用啦,不要它们。”罗雨夺过书本,丢到一边去。

    “哎,你们长大了,用过的东西都不要喽!”母亲喃喃着。

    “妈妈,主要是没地方放呢。”罗雨赔着笑脸。

    “好吧,不要就不要。”母亲站起来,看见罗涛,脸上瞬间像鲜花盛开,“涛儿,你也回来啦?”罗涛走过去,伸出双手,紧紧地将母亲抱着怀里,忽然间觉得母亲比以前瘦小许多,喉咙一阵发哽,一时说不出话来。

    母亲却突然挣脱他,然后弯腰从箩筐搜索着,找出一双破旧的球鞋,满脸笑容:“涛儿,看看,这是你以前最喜欢的球鞋。”

    罗涛接过布满灰尘的球鞋,记忆的闸门瞬间打开。那一年暑假,为了买这双球鞋,他跟着大姐到邻居家挑龙眼制圆肉。夏日炎炎,大地如蒸笼般燥热,人就如蒸笼里的饺子,好像被蒸熟一般。罗涛坐在小凳子上,手上拿着细小的牙签,学着姐姐的样子,在莹白的龙眼上轻轻一划,果肉与核分离开来。这手工不难学,难的就是要长时间坐在小凳子上,汗珠大滴大滴地冒出来,没多久,上衣就濡湿了。但想到攒钱买球鞋,他咬咬牙,坚持着。

    那年暑假结束后,母亲带着他们姐弟,到镇上去,用他们挑龙眼的工钱,给大姐买了一条漂亮的花裙子,给罗涛买了一双球鞋。还在镇上吃一盖香喷喷的簸箕炊。那一次赶墟,至今记忆犹新。那双球鞋,罗涛穿了很久。

    “这破鞋,还要它干嘛?”大姐伸手抢过球鞋,随手一丢在地上。一股莫名的悲伤涌上心头:“妈?你劝劝爸,不要拆着房子。我不稀罕新房。”罗涛看着母亲。

    母亲抬手抹抹眼睛,良久才说:“你爸是一头犟牛,决定的事情,谁能改变?”

    “是啊,弟弟,你别存着幻想了,赶快收拾吧,看看哪些东西还值得保留。”罗雨说着,走进房间继续收拾东西。罗涛看着乱糟糟的房子,心也是乱糟糟的。

    莫名的,心中升起一股恨意。

 

 

    五个月后,老家的新房子终于建好了,罗涛夫妇赶回老家,参加新居进宅的仪式。这几个月,江婷诸多意见,但也只是在罗涛面前唠叨。她不明白,中国的老人,有谁不爱子孙的?又有谁不是为了子孙倾尽所有?但罗涛的父亲偏偏另类,宁可花几十万在乡下建房子,也不愿资助他们在大城市里买房子。他们夫妻学历不高,工资也不高,单靠自己,想在大城市买房子,简直是天方夜谭。明知不可能,但却时时幻想,哎,真悲哀。

    那天,罗家大摆酒席,宾客满座。大家啧啧称赞新房子漂亮,别具一格。每层一百五十多平米,一共三层半。每个房间精心布局,舒服又温馨。面对客人的称赞,罗涛却哭笑不得,真不明白一向节俭的父亲,为何如此大手笔的花钱建这房子。难不成要大家都回老家居住?

    晚上,客人辞去,热闹一天的新房子,终于安静下来。罗建让大家齐聚在二楼的客厅,说有重要事情宣布。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先听哪个?”罗建问大家。

    “今天不是大好日子吗?有什么坏消息?”罗涛嘀咕着。

    “县城那栋房子,我卖掉了,这是坏消息吗?”罗建看着儿子。

    “什么?你真卖掉那房子了?”江婷惊叫一声。

    “别急,还有一个好消息。”

    “爸,你别吊我们胃口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吧。”罗涛说。

    “好,你们想在大城市买房子吗?”

    “当然想啊,可是没钱哪!”江婷说。

    “这卡有150万,够首期吗?”罗建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微笑着。

    “啊!”罗涛夫妇齐齐惊呼,眼睛睁得大大的。

    “不错,这是给你们买房子的钱。但首先是你们先看好房子,我再给钱你们。”

    “爸爸……”罗涛百感交集。

    “我知道,你们不满意我建这房子,但我若不建这房子,可就不能卖掉县城的房子。不卖掉那房子,就没有钱给你们在大城市买新房子。”罗建一口气说出一番话。

    “老头子,你能不能说慢点,我听着都头晕。”罗建的妻子说道。

    “你没文化,不用明白那么多。你只要知道,儿子在大城市买房子后,你就带夏岚姐弟一起到城里享福去。”

    “那你呢?”罗涛问道。

    “我?我在这守着这大房子。”罗建淡淡一笑,“老了,想呼吸农村新鲜空气。”

    “即使你想常住在这,也不必花这么多钱建这么大的房子啊。”罗建的妻子说。

    “这房子,以后会赚大钱的。”罗建故意卖关子,没有说下去。

    江婷拉着丈夫,蹦蹦跳跳地跑回房间,一关上房门,忍不住哈哈大笑。“你爸爸太伟大啦!”

    “是谁一直骂他自私呢?”罗涛微笑着。

    “谁知道他卖房子是为了我们呢?”江婷继续开心大笑,“以后,咱们城里有自己的房子,夏岚姐弟也能在我们身边上学,这日子多美好啊!”

 

 

    几个月后,罗涛夫妇回乡下接母亲及孩子去他们工作的大城市。他们已经买了一套三房两厅的新房子,并且装修好,早些日子他们已经搬进新房子了。

    他们千里迢迢的开车回到老家,却发现家里陆续走出几个陌生人。他们懵了,甚至怀疑自己走错门。这时,夏岚姐弟从屋里飞奔出来,大声叫唤爸爸妈妈。父母也紧随着走出来。

    “爸爸,咱家怎会有那么多陌生人?”江婷问。

    “呵呵,他们都是来旅游的。”父亲笑着说。

    “旅游?住咱们的房子?你开旅馆啊?”罗涛也憋不住了。

    “你抬头看看?”母亲说。

    他们抬头一看,“罗家民宿”四个铂金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爸爸,你真厉害,居然开民宿!”江婷大声惊呼。

    “我不是说过,这大房子会赚钱吗?”父亲呵呵一笑。

    “你爸说了,这房子所赚的钱,给你们供房,好减轻你们的压力。”母亲笑容满脸的。

    “爸爸妈妈,你们真好!”江婷眼睛泛红了。罗涛非常震撼,父亲,一次次地给自己惊喜,而自己却一次次地误会父亲,甚至怨恨父亲。

    “岚岚,你就可以跟着爸爸妈妈去大城市了,以后长期在爸爸妈妈身边,开心吗?”罗建弯腰拉着孙女问。

    “当然开心啦!爷爷你真好,说话算话!”夏岚掂高小脚,亲了一下爷爷。

    “岚岚真乖!记住,这可是我们的秘密哟!”罗建满足地笑着,跨步走进屋子。“岚岚,你和爷爷有什么秘密?”江婷问。

    “爷爷说了,既然是秘密,就不能说出来的。”夏岚蹦蹦跳跳地走进屋子。

    “妈,他们究竟搞什么?”罗涛一头雾水。

    “我也不知道呢?他们老是神神秘秘的!”母亲无奈笑笑。

    “我知道,我知道!”四岁的夏朗奶声奶气地说,“爷爷曾经向姐姐保证,一定会让爸爸妈妈长期陪伴我们。”

    “啊?”罗涛夫妇再次惊呼。

    “哦,我想起来了。六一儿童节,岚岚表演跳舞,我们去看了,她却说人家的爸爸妈妈都来了,我的爸爸妈妈却不能来。还有,爷爷拍的相片太丑了,真讨厌!”母亲慢慢回忆着,接着说,“那次之后,你父亲闷闷不乐好多天,然后就说要回家建房子。”

    “原来,父亲不仅为我们考虑,还为孩子们考虑。”江婷抱着儿子,眼睛润湿。

    “是啊,你父亲曾说过,他年轻时没有时间陪伴你们姐弟,以致罗涛差点学坏,说对不起你们姐弟呢。”

    “爸爸……”罗涛哽咽着,大步踏进屋子去找父亲。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地址: 高州市委大院市文联 邮编: 525200 电话: 0668-6664857
电子邮箱:gaozhouwenlian@sina.com 技术支持:Go!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