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动态 走进文联 《高州文艺》杂志 文艺家推介 文艺广角 文艺法规 文艺园地 讨论区
欢迎访问高州文艺网,今天是:2021年12月02日
当前位置:首页>>《高州文艺》复刊第37期>>正文
【苗圃】人狗情未了

发表日期:2020/7/8  信息来源:
【字号:

人狗情未了

 

高州三中  杨高朗

 

    小时候的某天,家里来了一位很特别的新成员。如何特别呢?特别的小,特别的肥。它那肚子圆鼓鼓的,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这与它那扒拉的耳朵以及那总是一副慵懒的表情搭配起来,简直呆萌极了。最要命的是它那臃肿又毛茸茸的身体加上那四只小短腿,跑起来,特别滑稽。先声明,它不是什么长毛猪,而是一只狗,一只正宗的小狼狗。这样的狗对小孩子的“杀伤力”无疑是很大的,不错,我很喜欢这只狗。

    家里人很实在,它是一只狗,又是一只公狗,于是理所当然地称它为“狗公”。起初,我是很反对这个俗气的名字的,搜肠刮肚为这只狗准备了很多好听的名字,比如“神威”“天罡”“驭风”等。但对于突然而来的“狗公”,这只傻狗似乎格外喜欢,一叫“狗公”,它立马拼命地摇着它那条小短尾,吐着舌头,往你身上蹭来蹭去。所以,我只好打消了给它取其它名字的念头。

    “狗公”很特别。每天晚上,我家里都会关上门睡觉。因为怕“狗公”会在屋内“方便”,便将它留在门外的狗窝。但它似乎很不喜欢在外头,晚上死活要进屋,进不来就在门外嚎叫,并不断用爪子抠门,那凄凉的“汪汪”声伴着它肉爪与门的摩擦,显得格外可怜。我也想给你开门呀,但老妈下了死命令,不准让你进来,没办法啊。我用枕头捂着耳朵嘟哝着。但它呢,却像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的循环“播放”着那凄凉的声音。我承认,我的“铁石心肠”在它的“狂轰滥炸”下,总算软了下来。算了,明天等着挨骂吧,总比整晚不能睡强。于是,我安慰着自己,过去打开了门。门刚开一条缝,它就拼命地钻了进来,而进来后竟兴奋地绕着我走了几圈,使劲地摆着尾巴,不停地叫着,还颇为高兴地舔着我的小腿。我被它舔得痒得不行,用脚将它拨开,小声对它说:“去去去,自己找地方睡去,我要睡觉了。”说完,我就回房睡觉了。

    第二天,狗被骂了,我也很自然地被骂了,一切都源于地上那一滩液体。肇事者,狗公,却一脸无辜地趴在地上,垂着头。而我,却要小心翼翼地清理它的“杰作”。一时间,我气得提起它,让它瞧瞧自己闯的祸,还拍了几下它的小脑袋。不知是被我拍傻了还是怎样,它的头垂得更低了。我捧起它,想用眼神吓唬吓唬它,而它倒好,眼睛不断躲闪着我的目光,像极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唉,算了,它可能知错了吧。我想。

    晚上,白天的事,“狗公”似乎已忘得一干二净,又要进来睡觉。嗯,同样的错误,我是绝不会犯第二次的,它叫就当唱歌吧。伴随着连续的“汪汪汪”声,我进入了梦乡,梦里“山好,水好,人更好”。然而,美梦正达到高潮时,突然间出现一只狗,追着我狂吠。我定睛一看这不是我家的傻狗吗,妈的,连做梦都缠着我。我想,这大概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气醒,而且还是被一只狗。我转过身向房门看,咦,奇怪,是谁又把狗放进来了?难道有贼?我轻轻地爬起,走向门口。这时,“狗公”向我扑过来,咬着我的裤子,示意我跟它出去。我随手拿起门口的扫帚,跟着它……突然,它停在大门口的沙地上,面朝大门口。我疑惑地看向大门,啥也没有!我嘟囔着,心头的大石也放下了,不过还是有点疑惑不解。不过,当我看向它时,不禁哑然一笑:好小子,原来你只是为了出来方便呀。只见它屁股微微朝下,脸向着我吐着舌头,就像是对着我傻笑。这场面让我又气又觉得可笑,而接下来的动作,更是令人忍俊不禁。它提起一只后腿,朝着天,身子微微倾斜着撒尿了!我望向它时,发现它也望着我,一脸舒服的样子,脸上似乎还贴着一个“爽”字。嗯,看它那得意的神态,似乎有点欠揍的感觉。而它“完事”后,还不忘用后腿刨了些沙遮掩它的“得意之作”,且踩上几脚。我回到屋子里,它也尾随而至。我想反正它已上完了“厕所”,就让它留在屋子里也没关系啦。

    自此之后,我就留它在屋子里,因为总是我帮它开门,它也似乎认准了我,三更半夜一要上厕所,就过来扒我的门。开始时,还是有点烦它的,不过我每晚睡前都有喝水的习惯,它来找我时,我刚好也要上厕所,这也算互利共赢吧,内心也就释然。再后来,它“办完事”竟然直接来到我床底下睡了。人在床上,狗在床底,多么和谐的一幕啊,谁说人与动物不能和谐相处呢。

    它很粘人。我家离学校近,所以每天我都是走路回学校。而它,每次都会跟着我,因为它还很小,脚又短,我怕它会给别人抱走,总是想尽办法甩掉它,但它总能循着气味找到我。每当回到教室,我的发小看了看窗外,总会说,你的狗又跟着过来了。正是这样,我常常上课会走神,常幻想着我的“狗公”让人抱走了,或者在路上被车撞了,以至下课铃一响,我都会飞快地跑回家里,只要看到它还在,心头的大石才会放下。

    上学的路上,不用攀山,不用渡河,但也会使我每天胆颤心惊。村中小巷不算窄,能容三人并行通过,不过巷子尽头有棵树,树身上总有条铁链系着一条狗,狗很凶,我很怕。那狗的链很长,以至于每次经过都要侧着身子,紧贴着狗对面的墙,脚一点点地挪动,生怕一不小心,这凶狗会与我来一次亲密接触。而这个时候,我的“狗公”好像一身怨气,对着那条凶狗狂吠。尽管它小,却很聪明,总是在安全范围内叫。

    转眼间,我的狗长大了。它长大后比一般土狗要高大,魁梧的身躯让它走起路来傲气十足,甚至有点嚣张。是的,它长大了,成年了,昔日的小奶狗摇身一变,成了一只威风凛凛的大狼狗。

    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现在是时候了。狗与狗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再见到此前小巷中的凶狗,“狗公”就如见到仇人,扑过去,扭打成一团,互相撕咬着。论打斗经验,巷中狗远胜于我的“狗公”,但凶狗毕竟老了,那体型和“战斗”的持久力却是实战经验无法弥补的。很快,“战斗”结束了,我的“狗公”以绝对优势获得胜利。正所谓“成王败寇”,失败者被按在地上,默不作声,再也没有起初的凶狠。

    一切似乎还是和原来一样,只不过那条小巷,我可以肆无忌惮地走过去了。说来也奇怪,我在巷中那条狗的眼神中读出了畏惧。而我家的“狗公”也似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找到了狗生存的意义喜欢打架了。它开始不再跟我上学了,而是从村头到村尾不断地打架。由于体型上的优势,一般情况下获胜的一方会是它,但也会有特殊情况它遇上了一只与它实力相当的狗,最终它以满身的伤痕为代价,夺走了对手的一只耳朵。也许是它感觉代价太大了,从此以后不再单打独斗,而是带着我家的其他狗去干群架。可别说,团结就是力量,从此我家附近基本没有其他的狗在游荡。

    看到这里,你千万不要把它想象成一条恶犬,其实它也有善良温柔的一面。

    在家里,其它狗都喜欢把东西往外拖,例如拖鞋。不知道是谁教的,“狗公”在外面院子一看见拖鞋就会叼回来,以至于后来它什么垃圾都往家里叼。除此之外,它居然会捉老鼠,凭借这一技能,它深得人心,在家庭中的地位与我差不了多少。它很通人性,当家里来了未曾来过的客人,它肯定会狂吠人家,但我家人喝它一声,它立刻会摇着尾巴与客人紧挨着,看样子,与客人的熟悉程度似乎比我与它还深。而当客人再一次到来,它已经会在门口迎接了,还会示意其他狗不能乱叫。嗯,简直比我还会做人。我竟有点怀疑它是不是投错胎了。

    后来,我上初中了。因初中寄宿学校,我一周只回一次家。五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于它来说,却仿如隔世。每次回家,它都会飞奔过来,欲把我扑倒在地,把我全身舔个遍。有时我有意躲开,它却不死心,一口把我的小腿咬住,那时我甚至能感觉到它的牙与我的肉在挤压,不过每一次我的肉体都安然无恙。有过几次经验,往往这个时候我都会冷静下来,深吸一口气,把另一只脚的鞋子脱下,然后高高举起,这时它会很“识趣”地松口,往后退一步,一屁股坐下来,头微微垂下。我见如此好的机会,便顾不上穿鞋跑回房间。但两条腿毕竟比不上它四条腿快,我被追上了,随它一顿折腾,最后才肯放过我。

    还记得,每次我出去玩回来,在村口总能看见它熟悉的身影,而它见到我,总会飞奔而至,一跃,跳到我自行车上,搭着顺风车回家。而车刚停,它又跑出去了。不过,每到此刻,我竟莫名的感动起来:多好的狗啊,每次主人外出回来都会在村口迎接,这可是小说中才会出现的温馨画面吧。不过,后来我却发现,剧情会来个反转。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回家,突然身边窜出两条狗。哟,后面那条不是我家的“狗公”么。我连忙喊了几声,它竟然不理我(声明一下,它的听觉十分灵敏,不可能听不到)。可能它有急事吧,我想。可是,过了一会,我发现它在一群母狗身边团团转,我才好像明白了什么。靠,这重色轻友的家伙!我突然骂道。不过,只是过了片刻我就释然了它也有追求自己爱情的权利吧,随它去了,狗的世界,管它作甚。

    此后,我依然像往常一样回校上课。可是有一天,我妈突然帮我请了个假,让我回家。我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回到家一看,家里好多人。原来,我家请吃饭。我的顾虑顿时烟消云散,只是转眼功夫,我又木然了。吃什么呢?你想的没错,是狗肉,竟然是我最爱的“狗公”的肉!不过事情并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原来,那天,它到处溜达,走上了一条公路,结果,被一辆飞驰而过的小汽车碾过……农村人并没有葬狗的习惯,大多的说法是“养了这么多年,扔了怪可惜的”,于是就出现了吃狗肉的一幕。我清楚地记得,当我得知真相那一刻,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再也吃不下狗肉,甚至一连两天茶饭不思。

    世上没有人知道是否有灵魂存在,然于我来说,灵魂似乎是存在的,最少,“狗公”的灵魂已然深深的烙在我的脑海里。至今,我依然常对着那个灵魂说:谢谢你多年的陪伴,谢谢你,我永远的小伙伴!

 

评语:

    乍看标题,就怦然心动。小说明显是化用了经典电影《人鬼情未了》的名字。看了内容,更是被文中人与狗相处过程中呈现的喜怒哀乐深深吸引住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颇有荡气回肠之感;主人公“我”的善良、无私,“狗公”的调皮、勇毅、温情,形象的塑造方面拿捏得恰到好处;人与狗(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主题也是极为深刻。这实在是一篇难以挑剔的短篇小说佳作,出自高中生之手,幸甚。

                    点评老师:高州三中 伍世添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地址: 高州市委大院市文联 邮编: 525200 电话: 0668-6664857
电子邮箱:gaozhouwenlian@sina.com 技术支持:Go!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