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动态 走进文联 《高州文艺》杂志 文艺家推介 文艺广角 文艺法规 文艺园地 讨论区
欢迎访问高州文艺网,今天是:2021年11月28日
当前位置:首页>>《高州文艺》复刊第37期>>正文
【小说·故事】手抓饼西施

发表日期:2020/7/14  信息来源:
【字号:

手抓饼西施

伍世添

 

    这是我住所附近的街道。不知何时开始,车水马龙的街道旁边出现了一个手抓饼摊档,而手抓饼摊档正位于菜市场斜对面。

    手抓饼摊档的出现,于我似乎毫无意义,只知道,档主是个女人。手抓饼是煎饼的一种,吃了易上火,我通常不吃。此外,我总认为路边小吃不太卫生,也不屑于吃。尽管不想关注这手抓饼摊档,然每天经过这条街道好几次,自然知道摊档只是傍晚时分才会出现,而且该摊档总是“人满为患”。

    我竟然光顾手抓饼摊档了,这可是连我自己都不敢想像的事。那天傍晚,接孩子放学的路上,孩子说数学测试得了100分,我问需要什么奖励,孩子说就手抓饼吧。于是,我和孩子一起来到这个手抓饼摊档前。

    惊艳!此前从未近距离看过这手抓饼档主,却不曾想到她竟然是个大美人:约莫三十岁,窈窕身材,一头染成咖啡色的短发,嫩白而泛红的瓜子脸笑起来还缀着一对小酒窝……此时,我头脑中倏地闪出一个极具文艺性的称谓:手抓饼西施。这“西施”确实不同凡响。只见她双手戴着卫生手套,左手拿起一块早就准备好的粉片,轻铺煎板上,右手的平铲在粉片上一抹,再来一轮按压,然后放下平铲,拿起一个小勺舀来早就搅拌好的鸡蛋清,均匀地淋在煎板的粉片上,再撒上些肉丝、火腿粒、碎花生、葱花,约摸一分来钟后,平铲一铲,卷起,装进一个大纸杯筒,一个香喷喷的手抓饼出来了,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不管周围多么喧闹,西施就这样,默默地,周而复始地做着同样的动作,偶尔抬起头来莞尔一笑,也正是在这时候,人们才清晰地看到她额头上那晶莹的汗珠。

    终于轮到我的了,我接过手抓饼,掰下一小块放入口中,哗,香脆可口,太好吃了!递给孩子时,他早就垂涎欲滴了。难怪孩子那么喜欢吃,难怪那么多人排着队等着吃!

    多少钱?我问。

    西施抬头看了我一眼,笑了笑,没出声,又低下头干活了。

    多少钱?见西施没出声,我又问了一句。

    西施再次抬头,又是笑了笑,勺子指向摊档敞篷车两边的广告纸。

    直到此时,我才发现,上面标明了不同配料的手抓饼的价格,还有支付宝和微信付款的二维码。

    这位兄弟,你的是四块五钱!旁边一位大叔见我似乎不太明白,爽朗的说。

    我霎时面红到耳根,赶紧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扫码支付,带着孩子离开。

    爸爸,你不知道卖手抓饼的阿姨是哑巴吗?上次妈妈带我来吃时,我就知道了,真有点怀疑你的智商。孩子对我说这话时,一副调侃的味道。

    哑巴?她是哑巴?我震惊了。每天经过这里几次,我竟然不知道这个靠自己的手艺谋生的哑巴西施。此刻,我的内心泛起阵阵涟漪,对哑巴西施油然而生一种敬意。

    不知为何,接下来的日子里,每次经过哑巴西施的摊档,我都会有意识地放慢脚步,有时甚至情不自禁地走过去,排队吃一个手抓饼。当某天看到哑巴西施旁边有个中年男子用手帕为她轻轻地抹去额头的汗珠,又当某天看到哑巴西施趁着没有生意的当儿依靠在中年男子身上看着手机,我赫然发现,哑巴西施的笑容越来越迷人,而她脸上那满满的幸福感又仿如春花烂漫。美,真美!很享受这美美的画面!

    然而有一天,再度经过手抓饼西施摊档的位置时,却没看到她,我竟有点怅然若失。两天,三天……八天……哑巴西施依然没有出现。看着那空落落的位置,我的心也空空的。她干什么去了?她不做手抓饼了?

    哑巴西施又来了!再次见到她已是十天后。那天,带着一丝希冀来到这个熟悉的地方,心潮却瞬间澎湃起来,不错,是她,手抓饼西施!依然神情专注,依然笑容迷人,依然妙手“花飞”!而在等待的当儿,听到身边人的谈笑,才知道哑巴西施“失踪”十来天的“内幕”:原来,十多天前的那个晚上,哑巴西施在天黑后,收工回家的路上,突然有个小男孩从路边的花圃横冲出来,而前方有辆小车正飞驰而来,她毫不犹豫地扑过去,将小男孩向路边花圃拼命一推,可自己却被高速而过的小车带倒了,幸好伤势不太重,住了十来天医院后,回来了……噢,这就是手抓饼西施!

    未曾想过,她的形象在我心中越来越高大,越来越丰满。此后,每次经过这个手抓饼摊档,我都会向哑巴西施投去关注和敬佩的目光。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依然如此。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地址: 高州市委大院市文联 邮编: 525200 电话: 0668-6664857
电子邮箱:gaozhouwenlian@sina.com 技术支持:Go!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