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动态 走进文联 《高州文艺》杂志 文艺家推介 文艺广角 文艺法规 文艺园地 讨论区
欢迎访问高州文艺网,今天是:2021年11月28日
当前位置:首页>>《高州文艺》复刊第38期>>正文
【戏剧曲艺】战“疫”进行时(小戏曲)

发表日期:2021/1/12  信息来源:
【字号:


 

 

战“疫”进行时(小戏曲)

陈小灵

 

时间:2020年春节

地点:某乡村

人物:香莲——二十九岁,医院护士。

      六叔——五十三岁,乡村医生,香莲父亲。

      六婶——五十一岁,香莲母亲。

 

        【六婶拿着份快递喜滋滋地上

六婶   ()新春佳节乐悠悠,           

                塘里鱼儿双双游。

                我家莲儿要出嫁,

                嫁个贤婿乐心头。

内幕声  六婶,你就安乐啦,香莲嫁个好老公。

六婶  是啦,是啦,后天你一定要来喝喜酒呀。说起这个女婿亚楠啊,真的没得说:

        (唱)嘘寒问暖心头记,

               关心别人细入微。

               知书识礼有孝义,

               从此俩老乐嘻嘻。

内幕声  六婶,嫁女专门做了新头发吗,年轻了十八岁呀。

六婶  是啦,是啦,后天来喝喜酒啊。六婶我今天不惜血本花了三百八十八元做了个靓头发,就是为了嫁女时威一威,要不给亲家看不起。嗬,时候不早,我得快快回家看香莲回来了没有。(推门进)。老头,老头,香莲回来没有?(对门口张望)我就怕婚礼到了,她还没回到。

 

【戴着眼镜的六叔拿着本医书从房里出

六叔  你把乌鸦嘴。

六婶  我就随随便便说而已,只盼她早点回来。老头,快来看看莲儿结婚礼服有多好看(想拆快递)。

六叔  (坐凳子,看书,递眼神)该你拆吗?

六婶  也对,要莲儿自己拆才有开心劲。我这个女呀,什么都好,就是忙得像总理,连自己结婚的礼服都没时间试穿,都是网上订的。唉!咋心里不怎么踏实呢。

六叔   你什么时候踏实过,她嫁人了你就踏实了。

六婶  不担心就假,大龄剩女再不嫁就成老姑婆了。咳咳,以为她难嫁,谁知还遇上了个有学识有钱有地位又有好工作的,想想做梦都笑醒。所以,街坊邻里都请喝喜酒了,三乡八里,但凡有点沾亲带故的也都请了。老头,我头发怎么样。

六叔  (头也不抬)嗯嗯。

六婶  大家都说我年轻十八岁了啊,我才花了三十八元哪。(对观众)对他可不能实话,要不心痛得今晚睡不着,他的钱呀花到病人身上就舍得,幸亏我收了点私房钱。这次的酒席办得多也是我哭着争取来的。

【香莲拿着行李静悄悄上

香莲   ()瘟神肆虐将人害,

                猛似洪水扑面来。

                全党全民齐奋起,

                降魔除害灭祸灾。

                白衣战士疫区去,

                我已报名上了台。

                只怕家庭多阻滞,

                 面对父母口难开。

(进门)爸,妈,我回来啦。

六婶   哎哟哟,我的乖女回来啦。

香莲   嗯,妈,做了什么好吃的给我。

六婶  当然有你最喜欢的胡椒猪肚汤啦,健胃又养颜,吃了做个靓靓新娘子!老头子,汤……

六叔   汤……汤……(扔下书往厨房走)

六婶   好大一阵焦味。(急往厨房走)

【六婶骂着六叔出

六婶  你呀你,叫你做什么事都不放心的,(越想越气,看到桌上的书)都是看书整的祸,你说是你女重要还是书重要?(拿书想撕)

六叔  (急)你怎么这样蛮不讲理?这是医书,人命大过天你知道吗?

六婶  我蛮不讲理?你弄得女儿没一口好汤喝还是我的错了?太岂有此理了!

香莲  妈,别闹了。

六婶 (气)好好一锅汤给炖焦了,我是凌晨五点去守来的最新鲜的猪肚呀。

六叔  发什么气!我立刻去买回给你。()

香莲  没事啦,以后多些做给我吃就好了。

六婶 (难过) 以后?你工作那么忙,结婚后妈想见你一面都难了。

香莲  (迟疑)妈,我就先不结婚好不好?

六婶  (吃惊)什么话?开什么玩笑。

香莲  我不是开玩笑,我是说真的。婚事必须推迟。

六婶  你是不是嫌亚楠不好?

香莲  不。他是一个好青年。

六婶  是不是嫌准备不充分?

香莲  不。我知道双方什么都准备齐全了。

六婶  是不是你另有心上人?

香莲  哎呀!阿妈怎么说出这种话来呀?你女怎会一脚踏两船呢!

六婶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到底为哪桩?

香莲  当然是大事呀,特殊情况,我就不能在这几天结婚。

六婶(生气)妈什么事都听你的,唯独这结婚大事,你以为是小孩玩泥沙吗?后天就是结婚日子,请帖都发出去了,周围邻居都请了,(拿起桌上的一杯水倒在地上)我问你,这水泼出去了还能收回吗?

香莲  妈,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但是婚不是不结,推迟一些,还不是一样结呀。

六婶  (低声嘟哝着)这孩子从小都很听话很乖巧的,怎么变得这么忤逆了?让我吓吓她,看她怎么样?(强硬地)你大个了,有翼了,会飞了,可以不听话了。辛苦几十年有什么用,不如死了算啰!

香莲   妈,你不要吓我。告诉你,现在武汉出现了很严重的疫情,很多人染病了,弄不好大众遭殃,你女儿是医务人员,有责任去救援,我已报名了。

六婶  你不是十八廿二了,挑来挑去选了个难得的好女婿,过了这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你这样反反复复,人家会不要你,你知道吗?

香莲  我相信亚楠会理解我。如果他连今天的形势也不懂,那这种人不结又有什么可惜呢?

六婶  我说不过你,反正我就要你在家结婚,否则,我死给你看!

【香莲不知如何是好。静场

【电话铃响,香莲欲接,被六婶抢着听

六婶   (对电话)什么?你是亚楠吗?我是你妈,你说什么?哦,叫我转告香莲,现在疫情凶猛,传染性强,上级规定不准集会,婚期只好推迟了……噢噢,我们没意见,没意见。(放下听筒)香莲,亚楠也说推迟结婚,阿妈再没意见了,你要去武汉就去吧,阿妈通了!

【六叔提着猪肚急上。

六叔   你什么通了?

六婶   香莲推迟结婚,先去武汉参加救援,我想通了。

六叔   你懵,什么通了,我不通,不能去,坚决不能去!

六婶   你又犯什么神经,人家亚楠也打电话来,说不给集会,婚结不成了。

六叔   (拉六婶到一边)你这傻婆,你就一粒女,知道去武汉做什么吗?那种瘟疫传染了几万人,有去没回的,你知道吗?

六婶   (大惊)那,刚才我说的不算数,我也坚决反对你去武汉!

香莲   阿爸,你是个医生,难道不知这次瘟疫的严重性吗?

六叔   就因为我知它的犀利,才不让你去送死!

香莲   我都报了名表了决心,你让我打退堂鼓?太不尊重女儿了吧!

六叔   我不尊重你,你作决定尊重过父母吗?

香莲  我都就三十岁了,难道自己的事就不能自已作主?

六叔   能,什么都能,唯独这次去送死就是不能!

香莲  我不是去送死,我是去救人,我会做好防御。(欲下)

六叔  (拦住)老婆子,快去关门。拿绳子来,我把她绑住,看你怎样去!

香莲  (平静地)阿爸,我知道你爱我,怕我有不测,让我们平心静气谈谈好不好?

六婶   我女说的对,就是大家讲开了好。

六叔   好,好,那你说。

香莲   爸爸呀—

       ()曾记得,八岁那年学校开家长会,

             你却说,要出诊,便把这会推。

             别人都有爸爸去,

             我无爸赴会怕会被看衰。

             又哭又闹满襟泪,

             就你一席话,和风细雨却把春光唤了回。

        你说,爸是医生,救人如救火,遇上病人危急,人命关天,怎能不知轻重呢?你还教我将来也学医,学习白求恩,做个医德好技术优的好医生。这些话你还记得吗?

        (续唱)到如今,瘟疫流行,病人日增数十倍,

                 你身为医生,你的医德给了谁?

                 你是党员,入党初心哪里去,

                 你已把学习白求恩五字扔落了沟渠!

六叔   (沉痛地唱)

              听女儿,一席话,犹如芒针刺在背,

              又好似,晴天烈日响闷雷。

              我不该,死拖女儿的后腿,

              我不该,革命意志变衰颓。

              女儿啊!蒙你点醒我蒙昧!

              谢你敲鼓落重锤。

             到今时,老爸支持你到没有硝烟的战场去,

              望你洒心血,立战功,作好自我保护健健康康凯旋回!

六婶   好啊!我们都想通了,阿女,你就安心去吧!

香莲   你们放心,我健健康康去,一定健健康康回的。

六婶   哎呀!胡椒猪肚汤还未煲哩。(举六叔刚买回的猪肚)

         【幕急落。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地址: 高州市委大院市文联 邮编: 525200 电话: 0668-6664857
电子邮箱:gaozhouwenlian@sina.com 技术支持:Go!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