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动态 走进文联 《高州文艺》杂志 文艺家推介 文艺广角 文艺法规 文艺园地 讨论区
欢迎访问高州文艺网,今天是:2021年11月28日
当前位置:首页>>《高州文艺》复刊第38期>>正文
【小说·故事】村长的脾气

发表日期:2021/1/28  信息来源:
【字号:

村长的脾气

 

林启文

 

    盘山村座落在浮山岭半山腰,三面环山,座北朝南,四面绿树葱郁,鸟语花香,村民经常听到后山上鹧鸪“咕咕咕”的叫声。山上还有果狸、穿山甲、山猪等野兽,有人甚至说见过一只黄猄在山坳出没。有风水先生说,这村子是个风水宝地。全村七十多户,二百多人,村民除外来媳妇外,都姓盘。政府把小村子叫村民小组,村长叫村民小组长,但是村民叫惯了村长。村长名叫阿齐。

    据村民一代又一代口口相传,他们祖先最早是从福建迁徙过来的,已经有一二百年历史了。可是,因为山村闭塞,村民以前没有几个读过多少书的,也没有人想过要写族谱,所以,对老祖宗的事迹记载很少。其实也没有多少值得记载的事,村子里从来没有出过达官贵人、富商巨贾,都是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

    不过,近几年,大家说,村长阿齐家祖坟冒青烟了,破天荒出了个当官的儿子,年纪轻轻,就在省城一个机关单位当了处长,威风得很!有一次他回来,县长和镇长都来看他们了。你说牛不牛?处长有多大?大家也说不清楚,应该肯定比他老子官大;也不会比县长小吧,要不县长也不会来看他。他老子管着村子两三百人,他管的人肯定还多。说不定,他儿子将来弄个省长当当,也让我们村子出出名,风光风光,说不定,还会把村子搞成个旅游区呢。但也有些村民暗地里说,阿齐这几年的脾气见长了,不知道是因为他儿子当了官,还是因为他自己当了官。有人对村长阿齐意见还蛮大,说他一个村长管得太多了。

    对村长阿齐意见最大的人是阿八。其实阿八和阿齐是从小在一起玩的伙伴,小时候,肚子饿得咕咕叫,一起去摸过生产队的番薯、花生,还半夜去摘过生产队的荔枝、龙眼。有一次,半夜去偷摘龙眼,阿齐从树上掉下来摔伤了,还是阿八背回家的。“八”即是“发”,然而阿八并未见发达,反而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他会打猎,会杀猪卖肉,贩水果青菜,做些小生意,赚点小钱。可是,他又好赌,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一两回就输光了。老婆跟他闹过,但怎么也改不了好赌的本性。有时候,阿八会邀几个后生仔摸麻将,虽然赌钱不多,却被几个后生仔的父母告到阿齐那里。阿齐就时不时盯着他。有时,他们几个玩得正兴起,阿齐破门而入,大声责骂阿八不顾家,还带坏几个后生仔。阿八恼羞成怒,也回应几句,但终究觉得理亏,便灰溜溜收拾好麻将走人。

    阿八有时会去墟镇贩一片猪肉回村里,摆个肉档卖肉。中秋节时,村里七十多岁的五奶奶去买猪肉,回来用自家的秤称,一斤猪肉竟少了二两。五奶奶提着那块猪肉趔趔趄趄走到阿八肉档,找阿八论理。两人正在争吵,阿齐走近档口,沉住气对阿八说:“快给五奶奶秤够秤!”阿八一把抓过猪肉,用秤钩钩住猪肉,嚷道:“你看,你看,秤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哪里不够秤?”

    阿齐也不多言,趋步上前,抓起他背后箩筐里藏着的一只铁秤砣,说道:“你用这个秤砣秤一秤,看够不够?”阿八急了,伸手要抢回秤砣。阿齐手急眼快,早已把秤砣藏在背后,冷笑道:“别以为人家不知道你的手脚,这套手段我见多了!收购东西时用这只秤砣,卖东西时又用另一只秤砣!”阿齐用手指着阿八警告说:“以后再这样做,小心我把你的秤杆砸了!”五奶奶见状,大骂阿八:“你只瘌皮狗,白眼狼,这样吃人!”阿八嬉皮笑脸,只好赶快给五奶奶添了不大不小的一块半肥瘦猪肉。

    这事,把阿八的脸丢到村外去了。他对阿齐恨得牙痒痒的,想跟阿齐打一架,但自己长得矮小,不是阿齐的对手,只能在背地里咒骂阿齐上山砍柴让毒蛇咬死,骑车下山路上摔死。

    村民饭后常聚集在村中心那棵老龙眼树下开大话馆,谈天说地,大家说阿八太过分了。有村民说,阿八太不应该!小时候,他父母没时间带他,还是五奶奶带大他的,听说五奶奶还给他喂过奶呢。村大爹三公说,阿八整天恨阿齐,如果不是阿齐当了村长,人家一个电话打出去,政府就拨钱来,扩改山路,哪有这样宽的水泥路?像阿八这种人,阿齐脾气太好了,要是我,非得揍他一顿不可!

    快到春节了。小年晚,全村家家户户都洗洗涮涮搞卫生;到了农历二十八,是过年大墟日,有的人下山趁墟买年货,有的人上山坡地去挖山薯。山薯是货真价实的淮山,过年煲汤离不开它。阿齐忙里忙外,一刻也不闲着。他上午上山挖山薯回来后,想起五奶奶的儿子媳妇都在外打工还没有回来,带着三个小孙子,还未买年货。他趁着要下山到村委会开会,顺便帮她买回来。

    五奶奶家离阿齐家不远,是一幢两层砖砌楼房,外墙还没有装修,显得很陈旧。五奶奶家是贫困户,阿齐看见五奶奶在门口喂孙子。就告诉她说,自己准备下山,问今年要买些什么年货。五奶奶说,年年还不是差不多?阿齐用本子记下来要买的几样年货。临走时,他把一个红包塞到五奶奶手里。五奶奶不肯收,说:“你年年都给我红包,叫我心里过不去!我还没给你买年货的钱呢。”阿齐说:“不用给,你家孩子多,手头紧。收下吧。”五奶奶这才收下红包,并招呼说:“进屋来喝杯水吧?”阿齐说:“不喝水了,我还要赶着去开会,买东西呢。”五奶奶看着阿齐远去的背影,用手撩起衣襟,抹了抹脸上的眼泪。

    傍晚时份,阿齐才回到村里,他先骑摩托车把年货送去了五奶奶家。回到家里,阿齐嫂已经做好晚饭,他匆匆忙忙吃过,就忙着准备在村大喇叭上向村民广播。今天下午大坪村委会开会,村党总支刘书记传达了县、镇有关防控新型肺炎疫情会议精神。要求各村村长,务必按照上级的布置,做好各项防控工作;要通过村的广播喇叭,告诉村民无事不要外出,出门必须戴口罩;各村要做好外地回来人员的调查登记,有从外地回来的,要做好隔离观察;同时,做好各村路口防疫检查,“外防输入,内防扩散”,千万不可麻痹大意。特别讲到,村民不能捕捉野生动物,违反规定的要严加惩处。阿齐对肺炎疫情从电视新闻上早有所闻,儿子在省城工作,知道的更多些,儿子在微信上告诉他要注意的事项。他把村里应该做的各种预防措施都想了一遍,开始广播。村里的大喇叭就安装在他家楼顶,阿齐嘹亮的声音在小山村回响。

    因为疫情,儿子、儿媳妇今年没有回家过年,家里显得有些冷清。阿齐打开电视机看中央电视台新闻。他最爱看白岩松的“新闻一加一”节目,讲得真实又精彩。几天时间不停歇,他累得腿都不想动了,头有点晕,胸口闷闷的,不舒服。阿齐嫂一边忙着,一边对阿齐说:“听说三公的孙子广茂早日去了一趟很远的地方做生意,前天才回来。有人担心他会带那病回来。”阿齐一愣神,忙问:“真的?怎么没听说过?我差点误事了!我要赶快去找三公!”阿齐嫂望着疲惫不堪的丈夫,心疼地说:“你血压高,可要注意休息,注意身体!快点回来!村里有人说你脾气太刚了,爱发脾气,今后遇事,不管怎么样,都别乱发脾气呀!”阿齐答应了一声,赶忙披上外衣,戴上一次性口罩,拿了手电筒出门。

    山村的夜晚,空旷寂寥,灯光点点,村里偶尔响起小孩子燃放二踢脚炮竹的响声。他打着手电筒,向村东面三公家走去。他要去找三公和他的孙子,要求他们一家要注意隔离观察,不能乱出门。他还要告诉三公,叫他孙子明天去镇卫生院进行检查观察。

    刚到三公家门前,迎面有手电筒光柱扫过来。谁这么晚了还在行走?阿齐用手电筒照过去,只见一个人右肩扛一把锄头,右手扶着锄把,左手提着一只捉狐狸用的铁夹子。

    “阿八?”阿齐仔细一看,果然是他!再用手电筒照他的那锄杆,锄杆上挂着一只被狐狸夹子夹死了的白鼻狸,像极了电影《地雷战》里面鬼子用枪刺挑着的鸡。

    阿齐迎面拦住阿八,质问道:“政府不让上山打猎野生动物,你怎么老是听不进去?”

    阿八也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这么晚了,还会遇到阿齐。他想着趁春节前闲着,上山打些野味过年。傍晚时,他从喇叭听到阿齐的广播,心想,天边远的事,不用担心。不能捉狐狸?自古以来,狐狸生来就是被人捉的,也没见谁吃狐狸生病了?平时,他捉到狐狸等野兽,会电话联系买家,买家再拿去酒店卖。天不知,地不知,人不知。一只果狸最多可卖二三千元,比起贩香蕉水果、卖猪肉好赚多了。

    阿八本来就对阿齐有一肚子气,这时更加愤恨,讥笑说:“这山上的东西是你家养的?你叫得应它吗?狗咬老鼠,你也管得太宽了!”

    阿齐不管他,昂着头说:“国家有政策,不让捕捉野生动物,人人都有权管!我也有权管!特别是现在发生肺炎疫情,你这是明知故犯!”

    “嗬——嗬——选村长时,我可没有投你的票哩!你不是我的村长……”阿八撇撇嘴,不管不顾地说。

    阿齐用手指指着阿八,厉声说:“我不用你投票!二百多人投票选我,我就要对二百多人负责!我现在警告你,如果你今后再去山上用狐狸夹捉狐狸,我就向镇派出所报告!别以为我做不到,把你的狐狸夹子给我!”说着,就伸手去抢夺阿八手中的狐狸夹子。

    阿八见状,想转过身子躲开,夹子却早被阿齐抓住了。他连忙丢下锄头,双手也来抢夹子。两人都不放手。正在僵持着,阿齐忽然觉得有点头晕目眩,支持不住,蹲下身来,歪倒在地上,一只手还死死抓住狐狸夹子。

    阿八一下子懵了!他朝着三公家大声喊:“快来人呀——快来救人呀——”声音在夜里特别响亮,随着叫声,三公家门前的灯亮了,大门打开,三公的孙子广茂抢先跑到,他赶忙察看了阿齐的脸色,只见阿齐双目紧闭,一动不动。他叫阿八帮忙掰开阿齐紧抓住铁夹子的手,然后两个人让他平躺着。这时,三公也颤巍巍地走到前面,对广茂说:“赶紧打电话叫急救车来,快点去叫阿齐嫂过来!”广茂赶紧拨打了120电话,然后就跑去阿齐家通知阿齐嫂。

    阿八连忙对三公辨解说:“不关我事,是他自己摔倒的,我没有打他……”

    “你不用解释——”三公气汹汹地嚷道,“阿齐没事就好,要是有一点点事,我可不会放过你!”

    一会儿,阿齐嫂跌跌撞撞地跑来了。她脸上淌着泪花,双手紧紧抓住阿齐的手,一迭连声地喊道:“阿齐呀,阿齐呀,你快快醒醒!你快醒醒!你别吓我呀!你别吓我呀!”

    十几分钟后,镇卫生院的救护车来了,车上下来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一位医生检查了阿齐的双眼、脉博,拿出听诊器探听心肺功能,然后叫护士给阿齐打了一支针水。大家都急切地望着医生,三公担心地问道:“医生,阿齐怎么样啦?你快救救他呀!”医生一边做着检查,一边回答说:“可能是脑动脉梗阻,有点危险,得赶快送医院抢救!”两位护士急忙从救护车上拿下来一副担架,众人帮忙把阿齐抬上救护车,阿齐嫂也跟着车一起去医院。

    看着救护车渐渐远去,大家的心还悬着。阿八好像傻了似的,低头站在一旁不作声,过了一会,他不顾人们对他投去的鄙弃的目光,默默地捡拾起锄头、铁夹子和那只死狐狸,灰溜溜地走了。

    第二天早上,阿齐嫂给三公打来电话,说阿齐醒过来了,但是手脚还不会动弹,正在治疗。大家松了一口气,三公嘱咐她要护理好阿齐,并说村里会叫人去帮助她照顾阿齐。她家里的牲畜也会有人帮助喂养。这时,有人来告诉三公,说看见阿八今天一早就把那只狐狸夹子砸烂,丢到村外的山沟了,然后骑摩托车带上个包裹去镇上了。

    大家猜测,就要过年了,他去哪里呢?他不会是去医院探望阿齐吧?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地址: 高州市委大院市文联 邮编: 525200 电话: 0668-6664857
电子邮箱:gaozhouwenlian@sina.com 技术支持:Go!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