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动态 走进文联 《高州文艺》杂志 文艺家推介 文艺广角 文艺法规 文艺园地 讨论区
欢迎访问高州文艺网,今天是:2022年05月17日
当前位置:首页>>《高州文艺》复刊第38期>>正文
【小说·故事】互爱

发表日期:2021/1/28  信息来源:
【字号:

  

 

梁柏文

 

    唐明刚送两名新冠肺炎治愈者出院,又迎来一名确诊患者。

    唐明来到隔离病房又开始紧张而有序的救治工作。他是传染病科主任,刚刚提拔为副院长,负责医院的“抗疫”工作。他已连续奋战了一段时间,口罩上方的双眼显得极为疲劳,声音有点沙哑:“你是怎样来到医院确诊的?”他接过护士手中病历,又望了一眼患者床头的登记卡,“林中虎”,这个名字好杀气呀,又有些似曾听过,他的心头微微一颤,随即又恢复平静投入救治。

    “老婆送来不久。”患者感到莫名其妙。

    “快!叫她呆在家,哪儿都别去。”唐明脸色凝重,转身对护士说,“立即接院确诊。”林中虎心想,大惊小怪吧,是我老婆,你紧张个鸟。

    最后,林中虎老婆林小草确诊感染,病房与老公同在十二楼。

    这天,唐明照例来诊治患者。

    “小草,幸好发现及时,再晚就麻烦了。”唐明曾千万次呼唤的名字,时隔多年再叫竟有些不太自然。可在林小草听来却倍感亲切,很多年没有人这样称呼她了。接着,她连声喊谢。

    唐明对护士吩咐一番,步出病房。

    “护士,医生叫什么名字呀?”林小草压低声音,好像怕别人怀疑动机。

    “床头登记卡不写着吗?叫唐明。”护士不紧不慢地说,看不出有疑问。

    林小草的心猛地颤了一下,难怪眼神这么熟悉,唤一声“小草”竟又如此亲切。

    他呀,是我们院里技术最棒的主任,刚刚提拔为副院长。他很关注你的病情……林小草慢慢地眼含泪水。护士后来再说什么,她一句也没听进去。

    二十年前,唐明大学毕业,是一家医院的实习医生,小草是护士。他们相爱了。

    林小草多次拒绝约会后,主动约唐明来到江边那棵橄榄树下说分手。

    这是一个微寒的冬夜,下着毛毛雨。间或有雨滴从树叶落下小草伞上,发出“滴”一声沉响。唐明没有打伞,雨点肆意洒落身上,衣服湿漉一片……

    “我们在一起,没房又没车。”林小草埋怨道。

    “过两年赚够首期就先供房。”唐明说出自己的梦想。

    “做一辈子房奴?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林小草态度坚决,毫无回头余地。

    “分手可以,你总得给出理由吧?”唐明追问,他不相信就因为房和车这么简单。

    “一身药臭味,闻着就想呕。”林小草毫不掩饰,“特别你的传染科更讨厌……”

    “这可是我们当初的选择呀。”唐明感到不解,“救死扶伤不是我们的使命吗?”

    “放屁!我要跳槽!”林小草终于挑明。

    “说到底,你还是嫌弃,嫌弃我的职业,嫌弃你当初的选择……”唐明彻底明白了。

    后来,林小草嫁了个生意人,辞职下海。

    第二天,唐明照例给林小草诊治后正想离去。

    “唐院长”,林小草犹豫一下轻声道。唐明回身,见小草似乎欲言又止,挥手示意护士先走。

    “唐院长,不,明明,当初我伤害了你……”

    唐明听出小草有点哽咽。“这些事都过去了,人各有志,我是理解的……”唐明挥手阻止小草继续说话,“好好休息吧,你会没事的。”

    唐明轻轻转身离开病房。林小草已经泣不成声。

    林小草病情稳定,并渡过危险期。可连续几天不见唐明的踪影。她心有疑虑,他是不是不想再见到自己?

    那天,小草实在忍不住向护士打听。护士告诉她,唐副院长感染了,正在隔离治疗。

    “他怎么会感染呢?”林小草关切地问。护士说,可能是从你这儿感染的。林小草闻言更是大吃一惊,便问究竟。护士说,那天,唐院长帮你诊治前更换的新到防护服不标准,口罩也不合格……

    “他严重吗?”林小草感到不安。

    “好多了,他推迟一天用药,我们都为他捏把汗。”护士敬重而又慰藉地说。

    “为什么要推迟用药?”林小草不解。

    “医院药不多了,援助药又未到。他要把这点药留给你和那个姓林的男患者……”护士望着满眼泪水的林小草又说,你要感谢唐副院长呀,他叮嘱对你们不能停药,不能减量……否则病情一旦恶化就很危险……护士停了一下,继续说,好在援药及时送到。

    “主治医生唐明。”林中虎隐隐记起小草的前男友。听说他给小草诊治时感染了,心中便有疑虑与醋意,怎么不是我感染他,而是小草,必有蹊跷。如果不是限制出病房,他真想冲过去问小草究竟,再打唐明两拳……哼,狗屁医生。

    唐明病情得到控制,身体尚没恢复。他隔离治疗期间不停地指导对所有患者的诊治。

    林中虎和林小草同时治愈出院那天,林小草心里感动,她牵挂着唐明想去看望他。

    这时,因为不能靠近,唐明站在走廊的另一头向林中虎和林小草挥手道别。林小草满含泪水,欲言不得。林中虎表情冷漠,欲“呸”不能。

    那晚,林中虎仍旧耿耿于怀问林小草,你传染给姓唐的,没有亲密接触吧?

    “你不知好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林小草感到愤怒,“如今让我选择,我不会选你。”

    “难道旧情复发了?”林中虎感到失望,厉声质问。

    “啪!”林小草扇了林中虎一记耳光。

    林中虎迅速扬起右手,终于没敢打下去。他毕竟无凭无据,自感心虚。

    “疯狗乱咬人!”林小草指着林中虎前额。接着,她把护士说的唐明因为医院存药不足而自己推迟用药,把药留给自己夫妻的事说了一遍。

    “真的!”林中虎感到羞愧,慢慢地低下头。

    “你要知道,我们停药一天或减少用量,将会导致病情恶化,甚至玩完……当然,唐明不会,所有医生都不会!但我们不能因此而不心存感激……”林小草激动而又敬重地继续道。

    “送面锦旗给医院吧。”林中虎带着歉意小声征求。

    “太小气了,还是做些实质性的吧!听说,眼下医院物资紧缺,把公司年前进的5000N95口罩全送医院!”林小草说得动情,“我们两人的命值多少钱呢?”林小草自言自语,又像问林中虎。

    “多少钱也换不来呀!”林中虎不加思索,又愕然林小草为啥这么问。

    “我打算给医院捐笔钱买医疗物品!”想到救命之恩,林小草毫不犹豫。

    “那就一百万吧!”林中虎从未有过这么慷慨。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地址: 高州市委大院市文联 邮编: 525200 电话: 0668-6664857
电子邮箱:gaozhouwenlian@sina.com 技术支持:Go!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