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动态 走进文联 《高州文艺》杂志 文艺家推介 文艺广角 文艺法规 文艺园地 讨论区
欢迎访问高州文艺网,今天是:2021年11月28日
当前位置:首页>>《高州文艺》复刊第39期>>正文
【闲章散韵】风之舞

发表日期:2021/3/11  信息来源:
【字号:

风之舞

 

陈正略

 

最自由的莫过于风了。不管陆地海洋,天上地下,鬼精灵的风都可以来回穿梭,都可以自由地奔跑与穿越。

裙裾摆动,那是风在抚弄,尘土飞扬,那是风在嬉戏;漫天黄沙滔天巨浪,那是风在暴怒;有时温柔若水,有时动若脱兔,有时嬉皮笑脸,有时怒发冲冠。如此喜怒无常来去无踪的风,令人实难揣度。风儿吹过山谷,一阵阵,似猫儿腾挪跳跃。一会儿掠过山坡将小草撩拨,一会儿跃上山岗将树梢东摇西摆,都是那么轻盈。忽然串上空中盘旋不已,忽然又扑地妙曼起舞;或从你脸庞轻轻拂过,仿若游丝,像深闺小姐轻吐兰气;或在岸堤拼命地将浪花摔打,将房屋摧倒,将树木连根拔起。“竹密不妨流风过,山高难阻乱云飞。”果若真的来了匹野马般狂奔的风,它随时可以搅碎千年的波光与流云,一路呼号着它那生命的风采。让所有的海风、山风、雄风、劲风、龙卷风一概猎猎作响打着旗语。

我观看过科学家研究龙卷风的电影:他们将金属空罐让龙卷风带上空中,这样就可以直接观察到风的形体,风的纹路,风的骨,风的肉,风的心,风的眼,风的头,风的尾,让风无所遁形。风儿嬉闹够了。倦了,宁静了,息了,好似风儿忽地将爪子收敛起来,穿上隐形外衣销声匿迹,连湖水都不曾起一丝丝涟漪。此时的世界骤然了无生机,皓首老者突然走失了顽孙,心里失落落的。无风的世界便少了许多物事的灵动,窒息得很,也郁闷得很。啊,这让人又爱又恨的风,这捉摸不透的风,这诡异的风!人生如风。短短几十年的生命在浩瀚的历史长河里,只是一丝扑面而来的微风,只是将头发吹起的那一缕;然而,风也曾经实实在在地吹过,人生也实实在在地活着,嬉闹过,快活过,舞蹈过,风流过……尽管尔后,一切都了无痕迹。待唱到最后一曲便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到了无风的世界,无风的日子。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地址: 高州市委大院市文联 邮编: 525200 电话: 0668-6664857
电子邮箱:gaozhouwenlian@sina.com 技术支持:Go!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