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动态 走进文联 《高州文艺》杂志 文艺家推介 文艺广角 文艺法规 文艺园地 讨论区
欢迎访问高州文艺网,今天是:2021年11月28日
当前位置:首页>>《高州文艺》复刊第39期>>正文
【闲章散韵】沉浮幻变说瀛洲

发表日期:2021/3/11  信息来源:
【字号:

沉浮幻变说瀛洲

 

谢志

 

这是一片有着深厚积淀和沉长渊源的江岸啊!在它的脚下,掩埋着一代人遥远的记忆,尘封着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城南旧事。             

                                                 ——题记

 

谜一般的瀛洲,沉浮幻变,它是古城最独特的风景。

悠悠然然的鉴江水,绕过上宫湾,流到观山脚下又转了一个弯,温顺而下,碧波柔情,隐隐绰绰,衬托出水渚瀛洲的婀娜和那神秘的风姿。

水渚瀛洲,其实就是一个绿岛,一个被流到这里分开的西南二水夹在中间的孤岛,俗称瀛洲墩,大约有几十亩沙积地。传说那是一块“龟地”,远远望去,总觉得那里地势很低,但没人见过这孤岛被江水淹没过。老辈人说,瀛洲墩形似乌龟,吉祥高寿,是古城的风水宝地,它会随水位的涨落而沉浮,即使洪水暴涨,城南一片汪洋,它依然昂首水面,千百年来,扑朔迷离,至今无解。 

以前,这里是渔人凉网驻歇的地方。每当夜幕降临,月上梢头,归帆的渔民,满载而归,船泊滩头,闲坐在沙滩上,抽一口喷香的水烟,饮一壶故乡的老酒,哼几句古朴的山歌,抒发对美好生活的憧憬,那粗犷悠长的高凉俚调,伴着静静的江水飘到化州梅菉——

高州粉塔白崖崖,南关对过竹栏街。

要鱼要肉新塘有,要玩要酒去大街。

……

那时的老长堤,大约在现在的沿江路那边,不高,但很长,一段接一段,从北江一直绕到南桥头。那时的鉴江水,清澈如镜,赤脚步入浅水,可见白花花的小鱼儿成群结队,欢奔碰脚。江边的埗头,天还未亮就醒来了,担水的人川流不息,水桶碰水桶,滴滴答答,溅湿了裤脚,溅湿了清晨,邻近江边的担水巷,是卖水人赤着脚踩出来的巷,悠长幽深,湿湿漉漉,滋润着古城人家清贫的日子。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鉴江水深潮平,江面宽阔,百舸争流,在交通远不及今天发达的年代,它是高州物产资源集散的大动脉,承载着从信宜经高州到吴川的往返水路客货运输。记忆里,沿江埗头林立,一层层宽阔平缓的埗级,从岸边一直延伸到水面。一天到晚,满河喧闹,船进船出,迎送着南来北往的旅客,吞吐着各色各样的货物。这些货物,都与城乡百姓生活息息相关,有谷米、海盐、竹木、陶瓷、棉纱、洋杂等等,那终日不息的搬货声、吆喝声、说笑声,此起彼伏,延延绵绵……

夕阳黄昏,沿江埗头泊满了大大小小的船只。一排排高矗的桅杆挂满金色的晚霞,纤绳悠悠,缠绕在堤壁的铁环上,从船上飘出的袅袅炊烟,弥漫着水上人家的甜蜜与辛酸,被绳子缠在船头的孩子,玩弄着挂在颈上的大葫芦,对着岸边的小狗招手,说着大人们听不懂的话。江风阵阵,送来古寺梵音,如诗如梦般优美飘忽,倘若当年唐人张继夜泊于此,定会吟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佳句,可惜那隽永悠然的意境,今时已不复存在。

或许是那年上游筑起了一道道拦河坝,又或许是水资源真的贫乏了,下游的江水一年少过一年,致使泥沙淤积,河床裸露,江面也慢慢变窄了,原来江水浸过人头的地方,变成了菜园蕉地。江水啊江水,你去了哪?江水少了,再看不见千帆竞发的壮观景象,再听不到花衫渔女的织网小调,也没有了江畔夜半的渔火点点,昔日浓浓的水乡悠情,渐行渐远,沉沉浮浮的瀛洲,涛声不再依旧,年复一年,这里铺盖着一层层淤泥杂草,千年热闹的埗头,淹没在重重叠叠的岁月里。

刚好三十年河东又河西,一连串的孤独、寂寞与等待,幻变成了今天的满眼郁葱,绚丽多彩。市政在这里填滩造地,再筑长堤,建设公园,重塑瀛洲岸畔的鸟语花香,江景如画。 

公园因为邻近隔江对望的瀛洲墩,所以得名瀛洲公园,几年不到,园内已是绿篱成行,草地如茵,每当春回大地,火红的木棉花刚刚开过,掩隐在浓绿里的凤凰花又开始芬芳怒放,分外妖娆;那些髯须飘飘的细叶榕,枝叶婆娑,就像一把把绿色的大伞,支撑在公园的曲径便道,为游人遮阴送凉。园区内,矗起了传扬冼夫人丰功伟绩的城雕“高凉鼓韵”,重建了纪念古代清官的尚义牌坊,这些景观,古韵悠长,引无数游客驻足瞻仰。早晚时分,人们聚集于此,休闲健身,唱歌跳舞,捉棋打牌,即使围坐半天,扯到天南地北,追忆似水流年,也有别样的美丽心境。

瀛洲对面是灿入云天的粉塔,还有古寺、名树、庵群、道观、府城阿婆庙……这些古城独具风韵的名胜,近在咫尺,你又可曾举步神游过?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一江两岸,烟水迷离,灯火阑珊处,流光溢彩的瀛洲大桥,水幕飘飞,如金珠银珠落满江面,扬起的水雾,随风放送,不知不觉就湿润了你的鬓发衫裙,让人忘情其中,乐不知返。行走在弯弯曲曲梦幻如虹的瀛洲栈道上,赏滴翠金叶,看渔翁摇篙,听暮鼓晨钟,还有那一束束老旧的怀恋,伴着涛声,融入了悠长的思绪…… 

这是一片有着深厚积淀和沉长渊源的江岸啊!在它的脚下,掩埋着一代人遥远的记忆,尘封着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城南旧事。水上人家泊在江边的帆船,如今驶向了何方?那一道道叠满脚印的担水路,是否还留在深埋的浅滩里?渔人用绳子缠在船头的孩子,现在一定是白发苍苍了。

鉴江帆影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剩下的瀛洲,还在沉浮幻变,年年岁岁……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地址: 高州市委大院市文联 邮编: 525200 电话: 0668-6664857
电子邮箱:gaozhouwenlian@sina.com 技术支持:Go!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