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动态 走进文联 《高州文艺》杂志 文艺家推介 文艺广角 文艺法规 文艺园地 讨论区
欢迎访问高州文艺网,今天是:2021年11月28日
当前位置:首页>>《高州文艺》复刊第39期>>正文
【闲章散韵】荔枝·父亲节

发表日期:2021/3/11  信息来源:
【字号:

荔枝·父亲节

 

卢其生

 

昨天,我收到了父亲托表弟从乡下捎来的一篓荔枝。我是晚上下班回寓所后才品尝到这篓荔枝。    

记得每次回家摘荔枝的时候,父亲总重复他关于荔枝的理解,其一,荔枝是在树上现摘现吃,味道最好。其二,如果要隔天吃,最好让荔枝连着一两片叶子摘下来保存,让荔枝“活”得长久一些,味道会鲜一些。我家果园的荔枝树不多,就二十多棵,但是因为有了不同的品种,成熟的周期可以长达一个多月。加上龙眼跟着荔枝后面成熟,这个果园会有孩子们值得期待的一个多月的采摘期。我不得不佩服父亲想得有多周到:从数量上,二十多棵,管理起来不致于太辛苦,但是,又足够我们一家人,尤其是他宠爱的孙辈们快乐享用;从品种上,有白蜡、妃子笑、黑叶、桂味等等,由于成熟期有先后,可以延长收获的周期,品尝到不同品种的荔枝味道;从距离上,荔枝园离家比较近,采摘非常便捷。  

每年吃着父亲种的荔枝,就像欣赏父亲亲手创作的艺术品一样,内心觉得幸福、敬重、颤动。我知道,家里的出品,没有农场里的标准、优良,甚至还有虫子。父亲忙于抚养弟弟的双胞胎儿子,退休后就成了保姆,能够兼顾果园的打理,已经很辛苦了。而吃着不同时段,不同品种,不同天气采摘的荔枝,也有着不同的味道。这种味道也是人生的味道。

今天是父亲节,感觉尤甚。爷爷在父亲年少时驾鹤而去。是奶奶身兼父职,供书送学,让伯父和父亲得到到良好教育,成为有修养的人。每次和奶奶直面而坐,我都觉得她瘦小的身躯装满了伟大与辛酸。如果爷爷还在,我们一大家子,过几年就五代同堂了。奶奶一百多岁了,但是,小时候教过我们的古诗还可以倒背如流。关于爷爷,我获得的溯源,有我很小的时候从奶奶床底下看到他穿过的水牛皮鞋,有旧屋里发黄的麻将牌,有竹编的渔具,有捉水鸡的笼子,有氧化了的金丝眼镜,有被蚂蚁镂空的古画,有破了瓶口的景泰蓝等等。而现在,对于爷爷,在每年的清明节,从他的坟头,从奶奶干涩的眼里隐含的泪水,从父亲恭敬的叩拜中,得到他作为一名老师(或者叫先生)的印象的传承。关于父爱,对于父亲来说,奶奶就是全部了。希望奶奶一直快乐地生活下去。长命百岁已经不是对奶奶的祝福语,她已经超过一百岁了。

在每年摘荔枝的时候,我的孩子总是很兴奋。父亲也是很开心。我总是吃出不同的荔枝的味道。而我早已经是一名父亲,我的孩子一直在享受着我的父亲为他们创造的快乐,我也努力地传承着这种快乐。    

当我和儿子骑着双人单车在黄昏的郊区转悠,当我牵着他的手回家吃饭,是否也成为他以后在父亲节想起的一些记忆碎片呢?  

今天是父亲节,我远在他乡,吃着荔枝,想起了父亲,想起了爷爷,奶奶,还有我的孩子,写下了以上这些文字,聊以作为记录,日后再回头看看。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地址: 高州市委大院市文联 邮编: 525200 电话: 0668-6664857
电子邮箱:gaozhouwenlian@sina.com 技术支持:Go!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