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动态 走进文联 《高州文艺》杂志 文艺家推介 文艺广角 文艺法规 文艺园地 讨论区
欢迎访问高州文艺网,今天是:2021年11月28日
当前位置:首页>>《高州文艺》复刊第39期>>正文
【小说故事】穿错鞋

发表日期:2021/3/12  信息来源:
【字号:

穿错鞋  (外两篇)

 

廖洪玉

 

    王伟是个工人。这天上班,他来到车间,穿上工作鞋没走几步,突然发觉一只脚紧一只脚松,急忙弯下腰脱下鞋一看,居然是一只37码,一只39码。他顿时明白,是别人穿错鞋了。

    原来,公司给员工定做了车间专用鞋,鞋头特别厚重,可以保护员工的脚趾。大家下班时就把鞋统一放在车间门口,虽然有相对固定的位置,但因为样式颜色都一样,稍一马虎,就容易穿到别人的鞋。王伟每次换鞋时都很小心,没想到这次居然搞错了。

    “谁穿错我的鞋了?赶紧过来换啊。”王伟大喊了一句,没人应。他又看了看鞋的码子,的确是错的,怎么就没人理会呢?

    就在他疑惑之际,突然听到衣兜里“叮咚”一声,他急忙摸出手机一看,是阿芳发来的信息,问那右鞋是不是37码。王伟赶紧回道:“是啊。”阿芳又发来信息:“不好意思,是我的,我现在去饮水间,你过来换吧。”

    说到阿芳,王伟喜欢过她,后来听说班长大刘在追她,就主动退出了,因为大刘是个蛮横的人,王伟不敢得罪他。王伟去到饮水间,红着脸对阿芳说:“不好意思啊。”阿芳也红着脸说:“不好意思的是我,是我先穿错了。”

    换了鞋,王伟回到车间。大刘急忙走过来问:“你刚刚去哪儿了?”王伟有些局促,说:“打开水……顺便跟阿芳换鞋,她穿错我的鞋了。”

    大刘吼道:“她穿错你的鞋?是你故意穿错的吧!”王伟知道他起了疑心,连忙说:“真的不是。大家不是都穿错过鞋吗?”

    大刘冷笑着说:“你可不是穿错!”说完,他狠狠地瞪了一眼王伟,转身走了。

    从这以后,大刘就常常为难王伟。王伟要请假,大刘说任务紧,不给批;王伟要申请文具,大刘说要节约,不给买;更气人的是,王伟上趟厕所,大刘都说他偷懒,要扣他的绩效奖。

    这天一早,大刘又来找碴儿,王伟一气之下,与他吵了起来:“你为什么要针对我?”

    大刘哼了一声:“你不也针对我吗?穿错鞋,你安的什么心!”

    这时阿芳突然走了过来,对大刘说:“鞋是我先穿错的!你疑神疑鬼个啥?”

    大刘瞬间蔫了,正想说什么,却见阿芳指了一下他的鞋,冷笑着说:“难道你的鞋就没穿错?”大刘急忙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穿的鞋也是一只小一只大,一下子呆住了。

    “你那鞋是张主任老婆的,她在到处找呢。你又是安的什么心?”阿芳说完,拉着王伟轻声道,“跟我来,跟你说个事。”大刘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傻了似的站在那儿,连身后大呼小叫的张主任和老婆都没理睬。

    来到饮水间,阿芳也没对王伟说什么事儿,只是塞给他一包烟,低声说:“记得少抽点儿。”王伟憨厚地笑了。

    不久之后,张主任竟找了个由头开除大刘,把表现良好的王伟升成了班长。

    两年后,王伟和阿芳结了婚。新婚之夜,阿芳告诉王伟,那鞋是她故意穿错的。王伟乐了,说:“亏你瞒到现在,我早就知道啦!你这小懒虫,平时不到点儿绝不会到车间,那天来得比我还早,一看就是有预谋!”他朝阿芳眨了眨眼睛,神秘地说:“那你知不知道,张主任老婆的鞋和大刘的鞋是谁给换的?”

    阿芳哈哈大笑,扑进王伟怀里,说:“你可真够坏的,张主任可是有名的醋缸啊!”

 

三十八把扫把

  

    唰——唰——唰……

    一到厂区门囗,我就看见一位老头,手握一把看上去有点年头的扫把,正在门口,唰唰唰有节奏地打扫着卫生。

    这平常的一幕,我当然不会在意。我来这里,是受报社的安排,采访这家企业的赵总。今年,他被评为了全市的劳动模范。

    宣传企业家的文章我写过不下十篇了,官样文章,都是套路,并不难,去厂子里看看,见个面,交谈几句,回来随便编造几点就行了。费不了什么心思。

    我从没见过赵总。事前,我已和这家企业的办公室刘主任联系了,他说叫我今天八点半到他办公室找他。

    进了大门,我直接朝办公大楼走去,坐电梯到了四楼。没想到,刘主任居然在电梯口等着我了。

    刘主任把我带进他的办公室,说先喝口水吧。

    我说,不必了,直接带我去见赵总吧。

    刘主任说,赵总现在有事,喝口水我带你先去陈列室看看。

    客听主安排,我说好吧,现在就去。

    刘主任把我带到三楼的一间屋子。屋子不大,墙上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什么都没有。屋子里也很奇怪,除了一排扫把,没其他任何东西。

    这就是你们厂的陈列室?我问。

    是啊。刘主任笑着说。

    你和我开玩笑吧?

    不敢不敢!刘主任指着眼前的那排扫把说,这些,就是我们公司的陈列物。

    这算什么陈列物呀,你们公司又不生产扫把!我突然有了一种被糊弄的感觉。

    我知道你会觉得奇怪,但听我说了,你就会知道了。这里共有三十八把扫把,你可别小看它们,它们是我们赵总收藏下来的宝贝,每一把扫把都有一个故事,见证了我们厂每一个发展时期,记录着我们厂在赵总带领下一路走来的艰辛和甘甜。刘主任说。

    说来听听。刘主任的话引起了我好奇的欲望。

    每一把扫把上都系着一个红色的绸缎,绸缎上都标有日期,时间跨度从上世纪六十年代一直到现在。

    刘主任拿起一把时间最早的扫把对我说,这是我们赵总被打成右派时用的,当时他被安排去打扫厂区卫生,红卫兵就是用这把扫把把他的右腿打折的,他硬是一声不吭地拿着这把扫把度过了他最艰难的岁月。那时候人们叫他赵狗头。

    接着,刘主任又拿起一把1976年的扫把说,这是开放前两年的。当时赵总又回到了厂长的位置,他对我们说,他一定要带领大家走上富裕的道路,否则他就用这条扫把打折自己的另一条腿!那时候我们叫他赵头。

    这一把呢?我拿起一把1980年的问道。

    这是改革开放后的。编织厂给我们打下了底子,我们不用再掖着藏着了,赵头带我们办起了皮毛厂。到后来,在我们的带动下,十里八乡的人一下子激活了,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皮毛加工规模。就在这时候,赵头又先人一步,办起了运输公司。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叫他赵总。

    这些扫把都是赵总用过的?我问。

    是啊,无论多忙,他每天都要坚持打扫一会儿厂区卫生。

    现在也是?

    是啊,本来是有人打扫的,但赵总说,对他来说,坚持每天扫地,不仅是个习惯,还能锻炼身体,让他不忘过去,珍惜今天,不断地创造美好的未来。

    刘主任的介绍,让我觉得赵总这个人越来越有意思,想尽快见见他。就对刘主任说,现在带我去见见赵总吧。

    刘主任嘿嘿一笑,说,你已经见过了。

    没有啊!一直都只有你陪我呀!

    刚才你进厂看见的那个老头就是他,现在,他应该在办公室了,走,我这就带你去。刘主任说。

    一进赵总办公室,我就看见他身后的墙上有一副字:

扫把在手常静思,勿使污尘染吾心。

一心为公真男儿,直留清白见人心。

    见此,我又想起了陈列室的那三十八把扫把,顿时对赵总肃然起敬。我想好好采访一下他,写一篇很有份量的报道。至于文章的题目,已在我脑子里了。

 

 

血管体操

 

    吴锋作为挂职干部被派到偏远的坑塘村担任村支部书记。

    这天下午,吴锋趁着没事,到村后转悠。忽然,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传来——是女孩的声音。他觉得有些奇怪,到底是什么人,跑到野外来做什么?他循着声音走去。

    坑塘村自然生态保持很好。村后是山坡,山坡上满是葱郁的树木,下面是一条小河流,清澈的河水静静地流淌着,鱼儿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吴锋站在河边,抬头往河的上游望去,只见不远处,有四五个年轻的村姑在河边戏水,溅起一阵阵水花。

    刚立春,在这树木葱茏的山村,还是使人觉得阵阵寒意。吴锋发现那些村姑都披着浴巾,像是刚从河里上来。他心里一动,便向她们走过去。村姑见他来了,都停止了笑声,脸上有些羞赧。吴锋走近,问:“美女们,刚刚立春,你们就下河洗澡,河水不冰吗?”几个村姑忽然又嘻嘻地笑了,说:“冰凉一些才爽呢,我们一年四季天天这样洗,习惯了。”吴锋一听,一脸讶异,说:“天天洗啊?我摸一下河水,都冷得起鸡皮疙瘩。”村姑们说:“是呀,洗过后上来全身发热,才不冷呢,我们这是做血管体操。”

    吴锋回去后,上网查了查,发现还真有血管体操这一说法。所谓血管体操,就是当人的身体受到冷水刺激后,全身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就会加强,皮肤血管就会急剧收缩,很多血液被吸入内脏器官及深部组织,这样内脏重要脏器的血管就开始扩张。人的身体为了御冷,皮肤血管很快又扩张,致使大量血液又从内脏流向体表。这样有规律的一张一缩,从而使血管得到了锻炼,增强了血管弹性,所以冬泳也叫“血管体操”,加强自我保健。

    第二天,吴锋也去进行“血管体操”,但面对冰冷的河水,他有些怯场,裸着上半身半天也不敢跳下去,他先是用手试了试水温,接着捧起一些水,洒在胸脯上拍一拍,还是不敢跳下去。岸上几个村姑看着他浑身打颤的样子,嘻嘻而笑,不断对他喊叫:“跳呀!跳呀……”吴锋一咬牙,扑通一声跳了下去,先是冷得抽一口大气,接着就渐渐习惯了。上岸后,擦干身子,披上浴巾,身子很快就暖和起来。之后,吴锋隔三岔五就出现在河边,时间长了,吴锋的身体越来越强壮,神采奕奕。

    吴锋身体一直虚弱。大学毕业后,进了本市某文化部门快十年了,也没有得到提升,原因可能是吴锋不爱参加本单位的活动,因而大家都不愿意与他相处,他也不愿意接近别人,工作也没有什么出色之处。后来,单位换了新的领导,新领导了解吴锋的情况之后,特地找他谈话,决定派他到乡下去锻炼。去之前,领导给他送行,对他说,希望他好好锻炼,为农村发展做出贡献。他听后,深知领导的话中含意。

“血管体操”给吴锋思想带来新启发。他打算让更多的人也来参加“血管体操”的锻炼,增强体质。于是,他向上级申请了一笔资金,给坑塘村修了路,改造了那一段村姑们天天去“血管体操”的河流,还在山坡上建了楼房,作为“血管体操”配套设施,方便换衣、休息、避风避雨等。吴锋还以自己亲身体验写了一篇文章发在市里的报纸上。不久,有市内外的人陆陆续续来这里体验“血管体操”。走路来的,开车来的,进村后需要吃的住的,可以拉动村里的发展。在吴锋的努力下,村里迅速建起了客栈、饭馆,平静的山村热闹了起来。村民由此脱贫,日子渐渐地好起来。

    坑塘村原是个穷地方,道路不通,农副业产品难以销售出去。吴锋来后,村民终于走上了小康生活。

    三年后,吴锋被市里任命为市旅游局局长。他离村的那一天,村民们送他一程又一程,那几个最先让吴锋体验“血管体操”的村姑,一个个眼里都含着泪花,拉着他的手,说:“吴局长,你走了,村里‘血管体操’的事怎么办?”吴锋微笑着说:“‘血管体操’的各个项目也属于旅游业,我管旅游的,你们放心吧,我不会丢下坑塘村不管的。”

    村姑们一听,都笑了。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地址: 高州市委大院市文联 邮编: 525200 电话: 0668-6664857
电子邮箱:gaozhouwenlian@sina.com 技术支持:Go! Studio